黄昆的治学之道


黄昆先后师从吴大猷、莫特、玻恩三位大师,其中莫特对他的学术影响最
大。黄昆又与杨振宁等一批物理学大师交往,在学术讨论与争论中互相影
响。黄昆有选择地吸取了各位大师的治学之道,在60载的研究教学中,形
成了自己独特而鲜明的治学风格。

黄昆把自己一生的科学研究经历归结为:“一是要学习知识,二是要创造
知识。对做科学研究工作的人来讲,归根结底在于创造知识。”对于学习
知识与创造知识,黄昆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和通过观察别人的经验教训,归
纳出两句名言:

(1)学习知识不是越多越好,越深越好,而是要服从于应用,要与自己
驾驭知识的能力相匹配。

(2)对于创造知识,就是要在科研工作中有所作为,真正做出有价值的
研究成果。为此,要做到三个“善于”,即善于发现和提出问题,尤其是
要提出在科学上有意义的问题;善于提出模型或方法去解决问题,因为只
提出问题而不去解决问题,所提问题就失去实际意义;还要善于作出最重
要、最有意义的结论。

这两句名言确实是黄昆的经验之谈。

就学习知识而言,黄昆从中学到博士毕业,都在主动地学习。不仅上课,
而且看文献听报告,黄昆都十分注重主动性。任何新的东西,都必须经过
他的“免疫系统”。只有被他的“免疫系统”识别,并在他自己的知识体
系中重新定位以后,新的知识才被黄昆接受,变为他自己能驾驭的知识,
否则,他一概排除。他认为,有的人驾驭知识的能力强,所以多学一些知
识。而对于他自己,与其多学一些,不如“少而精”。他说过:“大多数
具有学术上的开创性与重要性的研究都不是繁复的,我的学识和驾驭知识
的能力都很有限,之所以能有一些成果,关键是少而精,有了学习和研究
的主动性,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而又不被前人束缚住。”作为对照的是,国
内传统教育比较重视知识的记忆与积累,忽视创造力与实际能力的培养,
导致许多优秀学生(包括一些学者),虽然人非常聪明,学习成绩门门优
秀,知识也非常渊博,然而自己的创造力反而被这些知识所束缚,一生未
能有重要的学术上的建树。

黄昆每研究一个问题,都喜欢“从第一原理出发”,即先不看已有文献,
而是独立地从最基本的概念开始思考。黄昆觉得这样思路才能不受他人的
束缚,研究才有主动性。正是这种“从第一原理出发”的治学风格,使黄
昆的研究工作往往具有学术上的开创性与重要性。他说:“我文献看得比
较少,因为那样容易被人牵着鼻子,变成书本的奴隶。自己创造的东西和
接受别人的意见,对我来说,后者要困难得多。学别人的东西很难,而自
己一旦抓住线索,知道怎么做,工作就会进展得很顺利。”一般说来,除
非十分必要,他不喜欢参加学术会议。

黄昆研究的问题大多不是从文献中来。他不喜欢做大家都做的事情,不喜
欢随大流,跟着别人赶热门课题。他认为,物理问题无论是热门还是冷,
无论是大还是小,关键是真正在科学上有意义。从黄方程的建立、极化激
元概念的提出,到多声子跃迁理论的开创,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好的研
究群体对其中个体成员发现和提出好的研究课题的启示作用。这种在创造
性的科学研究环境中所提出和发掘的问题,往往是人们所关心的真正有意
义的问题。

记者曾问他:“谁对您的一生影响最大?”黄昆坦率地回答道:“我自己
对自己影响最大。像我这样考虑问题,没有太大的天赋也能做出很好的工
作。过去教学时,大家评论我课上得还不错,我也认为是下了功夫的。因
为我认为上课也是培养人,讲课是我的责任,我尽了我自己很大的努。”

严谨是黄昆治学上又一特点。对于自己所研究问题的每一环节,黄昆都要
反复推敲,有时经过“否定之否定”的n次方,才得到一个正确的结论。
黄昆常说,他的十个想法中有九个靠不住,为此他总是仔细推敲。黄昆不
赞成用过于烦琐的数学方法来研究物理问题,然而在需要数学推导及计算
时,他又十分仔细,反复多遍地来回检验。“黄昆一生惟谨慎”,即使每
次讲话,作报告,他都得事先写好稿子,并试讲几次。越是重要的场合,
他试讲次数越多。与他夫人李爱扶相反,黄昆在许多方面是个“悲观主义
者”。通常他宁可把事情想得更复杂一些,多做几手准备,而不相信“天
上掉馅饼”。

黄昆在学术上对自己的论著力求完美。他觉得意思不大的一些著作往往被
他自己束之高阁。他强调,研究工作不能安于修修补补,以数量取胜,而
是要真正在科学上解决问题。他主张,每篇论文都要实实在在地解决一个
或几个物理问题,这样才有价值。他非常不赞成有的人文章发表了许多,
却没有真正解决一个问题。

国内流行一种说法,科学家有多种类型:有的人是帅才,有战略眼光,能
组织大兵团作战;有的人是将才,能带领一批人攻克难关;有的人是兵,
只能自己一个人或一个小组,在第一线冲锋陷阵。黄昆从来认为自己只是
一个兵,而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的将帅之才。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深入思考
一个具体的科学问题,如果不亲自动手算点东西,脑筋就开动不起来,很
难做出什么有创新性的成果,也根本无法看清学科的发展趋势。他无法想
象,自己看看文献,出席一些学术会议,就能把握科研的大方向。他也反
对整天在讨论发展方向,而不是实实在在地解决具体的科学技术问题。

黄昆是杨振宁,李政道的同学,著名物理学家莫特的学生。当今大陆
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看完这篇文章,他给我的印象是狷狂。真是有个
性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