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旧作,1999年高考前夕写就)


星期五,夜。窗外风声渐紧,雨点如箭。尽管门窗紧闭,我仍然
听见外面玻璃破裂之声。突然间有一阵玻璃破碎如雷,风力大约
有九级了。可这一切,都无法对我产生影响,我正在专心致志的
做习题。离高考只有七十多天了,我怎能分心?突然,眼前漆黑
一片——电停了。不久,教室中闪起几点烛光,我也借了支蜡烛,
继续奋战。

第二天,新闻中说孝感遭十级大风袭击,一万余棵树被吹倒。

一星期后,“五一”劳动节,我得到了两天的假期。我与两位表
弟正走在田间垅上,全神贯注的盯着脚下。突然一声水响,杰杰
高喊:“青蛙,菜蛙!”说着,他跪到田垅上,用双手撑住上半
身,然后匍匐下去,小心翼翼的探出右手,离青蛙还有半尺时,
他一发力,青蛙已经压在他的掌心下了。我突然想起小时侯在田
间地头玩的情景,记忆中的影象与现实重叠在一起。浓云缝间,
太阳探出头来,非常暖和。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发现了一棵被连根拔起的大树,根辐射状
的散开来,旁边就是树倒下时所形成的坑。暴风雨,十级,一万
多棵树,一星期前的暴风雨,对就是它,这就是那一万多棵中的
一棵罢了。

想到这里,我才明白,自己不可能像表弟他们那样痛快的玩了。
高考,我无法回避。乌云渐低,雨下下来了,却只是毛毛细雨。

回家后,父母的同事来了,而我,却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我知道自己很孤独,而这孤独是源自我内心的,无法排遣。客厅
里热闹非凡,妈妈正张罗着凑班子打麻将,电视里的动画正在高
潮,可我,心中却有无尽的苦闷。而只有安静,才能使我抒发胸
中苦闷。

可我为什么苦闷?因为高考?因为成绩?因为……也许吧。但我
不能诅咒高考,因为无法用别的办法替代它;我不能痛恨老师,
因为他们身上套着几重锁链:社会的,家长的,以及自己的道义。
也许正是我的清醒才加重了我的苦闷。我无法怨恨别人,又无法
改变现状,只有无奈的接受现实,而苦闷也就一天天的长大,直
到今天,我才有时间从新审视自己,才发现它。

天黑了,窗外乌云密布。突然,我有种吼叫的欲望,我还是把它
压制住了。但是我想,对高考,我只能吼叫,吼叫,吼叫……!

高考是场暴风雨,我会是倒下的那棵树吗?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