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胡言乱语


我们学物理,学数学方程,总是可以看到美的存在。

比如对称性,比如可逆性,比如简洁的方程却可以解释稀奇古怪,
乱七八糟的各种现象。比如在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发现,解
决它们用到的方法很类似,其中似乎有某种魔力讲它们联系起来。
最早研究光,发现它跟水波很相象。于是认为它是一种波。可是
又不完全一样,又似乎象某种粒子一样。烦人得很,干脆,叫它
波粒二相吧。真的就是最终最好的解释么?光到底是什么?其实
没有人能够完美的解答。

物理学家似乎特别喜欢类比。麦克斯韦给出电磁学的经典方程后,
出于对称性,出于类比,物理学家一直在寻找磁单极子,就象电
荷一样。爱因斯坦给出引力场方程后,人们也一直希望能够探测
到引力子,就象能探测光子那样。

可是,世界真的就是这样对称的么?是不是因为我们希望它是这
样,于是我们就只看到了它的对称面,它的美丽与简洁,而忽视
了它的复杂与多变。

其实所有的这些理论,不过是我们理解世界的一些镜子,我们透
过它只是有选择性的看到一些我们希望看到的东西罢了。如果历
史可以假设,我们现在的物理学理论,完全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形
式。想想其它可能的物理理论,也许是一个不错的科幻小说构思。

对理论物理学家来说,创造出类似广义相对论那样的理论,应该
是他们最高的追求吧。可毕竟,爱因斯坦只有一个。大部分物理
学家还是在想如何应用现有的理论。20世纪初物理学黄金时代留
给我们的遗产,到现在我们还未曾完全消化掉。

有时侯我在想,是不是这些物理学家实在是推公式推得太枯燥了,
所以才会在闲暇时稍微瞎想想,给出一些有趣的应用,有趣的想
法,作为消遣。比如有物理学家曾经提出过,利用虫洞进行星际
旅行,为此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投到物理评论上发表。而费曼
在他的诺贝尔奖演说中提到,控制原子,随心所欲的建造我们要
的东西。这在当时真是如同科幻一般,却是现在的纳米科技的先
声。

看来,不同于数学家,物理学家虽然追求美,可是也同时追求实
际的应用。毕竟,物理与现实联结得是那么的紧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