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遇到了困难


论文一直比较顺利,直到现在做得比较深入之后才遇到了一些障碍。
我在老板回来之前看到的几篇论文,现在发现对我们目前的工作真的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比如我在blog上提到的那篇有关“Entanglement witness”的论文, 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问题就在这里。对整体量子纠缠的性质目前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图象,而Vedral的这篇论文正好给了一个实验上可以判定是否出现整体纠 缠的可观测量。以前Duan Luming等人也在《Nature》上发表过一篇论文,给出一个可以判断整体纠缠的可观测判据。参考他们的工作,我们也想找一个合适的可观测判据,但遇 到了许多困难。这些判据都是充分条件,当我们通过其它途径证明体系中确实存在量子纠缠时,却无法用在Vedral论文的启发下推导出的可观测判据,或者 Duan的可观测判据也确定纠缠的存在。我们需要另起炉灶,需要更多的阅读文献,以刺激我们找出一个针对我们研究体系的完善的判据。
目前还无法肯定我们是否能够成功,我有时觉得似乎没有希望了,有时又觉得应该还有办法的。遇到了研究瓶颈,我想应该把前一段时间的结果再仔细整理整理,重新理理思路,休息休息,再继续往下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