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猛看文献


由于要写论文,最近在猛看相关的文献。我的感觉文献确实非常的多,但是真正有新意的好文献不是很多。很多文献都只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做出一点点进步。还有一些文献看起来都非常的相似。然后我可以很容易的把这些文献分成若干类,分别看各自的优点和缺点。

由 于过去的半年我基本上都是在埋头做自己的工作,并没有花出专门的时间来调研文献,所以这段时间对文献的调研也是对我所做的工作的一个总结。阅读他人对同一 个问题的不同处理方式,对我进一步做自己的工作或者解决自己工作中的疑难问题都是一个很好的促进。通过阅读理解,对本方向的大概情况我也有了了解:它的由 来,它发展到现在的最新进展,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等等。

我目前最感兴趣的方向就是量子计算了。我感觉这个方向目前可能处于一临界的突破点 上,值得花大力气钻研文献,跟上他人的步伐。最近量子信息与计算领域的文献很多都集中在如何实现cluster态上。为什么人们对这个态如此关心?因为在 2001年Robert Raussendorf 和 Hans J. Briegel在PRL上发表了一篇革命性的论文“A One-Way Quantum Computer”。 为什么说是革命性的?因为在这篇文献中,量子计算的实现不再需要幺正变换产生的量子门,而是通过对特定构形的cluster态进行测 量,就可以在两个量子比特间实现量子态的传输,量子逻辑门操作等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可以产生量子比特数足够大的cluster态,我们就可以实现量子 计算了。这里的cluster态是一个多体的纠缠态。所以这种“One-Way”量子计算机实际上是把量子纠缠作为计算所需要的资源,对量子比特的操作是 由特定的测量实现的。这不仅是概念上的更新,更是降低了量子计算所需要的技术难度。那么现在关键问题就是如何实现cluster态了,不仅仅是要产生 cluster态,而且还快捷的需要产生我们需要的任意构形的cluster态,并保持量子相干性足够的长,直到量子计算结束。

记下一点我的心得。我们要实现这种量子计算,关键在于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案产生cluster态,并且最好能够有足够长的相干时间。如果想在这中量子计算的理论上做点工作,那么图论方面的知识是必不可少的。Michael Nielsen对图论写了一个非常好的笔记,可以作为入门的参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