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 year


突然意识到马上就是狗年了,我本命年要到了。今年我的事儿可不少,硕士毕业,考博士什么得花费不少气力。马上我就要回家过年了。过完年,下个学期的主要任务就是考博士,写好硕士论文。

站在这样一个转折的时刻,又是我的本命年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当然不能免俗的想好好计划一下:我的硕士生活即将落幕,博士研究生阶段即将开始,我会如何度过这几年的博士研究生生活呢?我无法预料。正如我当年进入大学时不打算留在这所学校读研究生,而上研之后又有大部分时间在向往去北京读博士一样,未来几乎无法按照个人的意愿来临。与其展望,不如回忆,也许更有意义。

上一个狗年,我初二,开始学习物理;这个狗年,我将开始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上一个狗年,我的身高刚超过了我母亲;在这个狗年,我的身高已经比我父亲高了十厘米。这十二年很漫长,几乎是我青少年时代的全部;这十二年很平淡,我只是从中学到大学,从家乡来到了西安。我只是按照社会的常理,自己的爱好这么过着。倒也不是说自己从来没有什么大的志向。我印象中自己上中学时曾经在日记本上写过要成为“二十一世纪著名的科学家”。这篇日记后来被我母亲发现了,然后就时不时的用这个豪言壮语来激励我。要不是如此,也许我早就忘了曾经写过这样的话。当时的我写下这句话,也许是因为对科学的憧憬,也许只是一时兴起夸下海口。不过十几年过去了,如今我真的选择了先读博士,以后留高校教书搞研究的这条路。也许当时写下的那句话真的就决定了自己一生的路。

生活的逻辑就是这么怪,明明计划准备了好久的事情,最终根本实现不了,可偶尔的一句大话却影响了人一生。我们是无法控制未来的,计划定得越详细越无法完成。 所以我想给自己今后的博士生生活定目标和详细的计划没有什么大的意义。我想只要按照自己的兴趣找个方向做点研究,学点东西,博士期间快乐的时光能够多一点,郁闷的时光能够少一点就达到了自己读博士的目的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