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城记》


昨天买了易中天写的《读城记》,看了一晚上。易中天确实很能写,肚子里面有掌故,笔头表达很形象,把中国几个重要城市给写活了。

我是湖北人,家距离武汉也就100里,处于武汉影响力幅射范围之内,因此我一开始就看易中天对武汉的评述。易教授武大毕业,在武汉生活了很长时间, 对武汉的了解是很深的。看到书中那一句句熟悉的方言,对武汉人形象的描述,让我不时的会心一笑。湖北人对武汉的没落是很不平的,而这些不平在易中天的书中 都写到了。这本书写于1999年,那年我高中毕业考入西安交通大学,从此就算是远离了湖北,远离了武汉。不过我清楚这些年武汉的没落趋势并没有扭转。武汉 确实如书中所说,大而无特色。身处中部,受各方影响,却难以幅射四方。

易教授笔下的北京和上海,是作为一个对立出现的。北京是中国内地各个城市的头儿,骨子里是田园思想;而上海是得风气之先,在西方殖民主义的背景下, 由移民创造的一个城市,骨子里是商业文明。 我没有去过上海,但北京的大气我是见识过的。不仅仅北京的故宫天安门,北京高校的建筑风格也有一种庄严和古朴的格调。这一点与西安的学校就不一样了,至少 和我们学校不同。西安有名的高校大都是四五十年前从东部迁来的,建筑四四方方,并不象西安的城墙钟楼那样有历史和意蕴。北京人都是大市民,而北京的高校学 生,尤其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为代表更有精英意识。这一点似乎也是身处首都所必然的。

易教授的书中并没有专门的写西安,但是多次从不同侧面提及了西安。提到中国的城市,怎么能离得了西安呢?可惜西安的光荣与绚烂在一千多年前就耗尽 了。现在外地人提及西安,就只知道是故都,是废都,是依靠历史和旅游进入人民视线的一座城市。看来我当年的选择也很有意思,从身处武汉幅射影响的家乡来到 西安。而这两座中国的重要城市一个没落了二三十年,另外一个从1000多年前的唐朝之后就一直处于没落期。我许多大学中学同学大学毕业后的选择也应证了这 一点。留在西安的大都是在读研,工作的大都去东部,北京,上海,深圳等等。从武汉的大学毕业的也有好多挤破脑壳要去北京上海。

我在西安读了这么多年书,也曾去过北京,很能体会到两地的巨大区别。西安是故都,现在的城墙是明城墙,城内的街道小而局促。北京是中国最近七八百年 的首都,城市街道宽阔,建筑雄伟。但西安的街道窄则窄矣,却或南北向,或东西向,绝不拐弯。这种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街道,地名处处提醒着你这里曾经是都城, 是中国的政治中心。西安人的心态类似于历史上我也“阔”过,而且觉得西安这里好得很,别处比不上。我不喜欢这种历史阿Q主义,却也渐渐的被这种观念所影 响,毕竟在这里生活了7年,有了感情。

这种西安人的思想也不可避免的影响到西安的高校,比如我所在的西安交通大学。西安的重点院校,除了西北大学之外,大部分都是从东部搬迁而来。我所在 的学校就是其中的代表。事情已经过去了四五十年,这些从东部移植到西北的高校,如今也一个个的融入了西安。在高校间竞争剧烈的今天,由于种种原因排名不断 下滑,于是对过去曾有的辉煌也就非常看重。不过西安的高校倒也不会象西安那样沦落上千年。西安的历史太辉煌了,因此也就村脱出它沦落的漫长。而西安的高校 从来都在北京上海之后,没有过特别辉煌的时候。高校自身怀念的是自己在迁来西安以前的辉煌,而那却与西安无关。这反映出西安的高校与西安之间的某种微妙的 心结。

我想说,西安最近一百年其实是处于上升期的。这种上升,是国家意志的体现。尤其是为了国家从东部迁来的高校,研究所,工厂,大大的提升了西安的科技 文化和经济实力。这些做法,就比起西安当年被强行由长安改名为西安,落到跟西宁,南宁同一种待遇可要好多了。近年来西安的相对退步,乃至西安高校的下滑, 是进入开放的市场社会之后国家特殊照顾的影响力减弱引起的。我不清楚西安未来会如何,我只知道我留在西安不是西安有吸引力,而是因为我要完成自己的学业。 在西安7年了,而且还将住上3年,我所有的只是一个过客的心态。 我现在不愿多想毕业之后去哪里,但我告诉自己,最好能够去另外一座城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