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我在教研室待到晚上10点,想起前几天写完的论文还没有校对过,于是我闭上眼睛,冥想了一会,唤醒了自己的学术人格,开始修改论文。

11点,qq上摩罗小亦的头像开始闪烁。我忘记了收回自己的学术人格,直接打开了她给我的消息:“明天去看独角兽。”后面附有地址。学术人格的好奇心被激发起来了,答了一声好。然后我匆匆的改完剩下的论文,返回宿舍睡觉。

第二天起床后,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时疏忽居然忘记了让学术人格休眠。夜里学术人格做了许多梦,不过我都记不起来了。老天保佑,让我成功休眠学术人格!与自己搏斗了半个小时后,学术人格终于不甘的退出了。

当我坐上去海边的城铁去看独角兽时,已经是早上10点了。我坐在车窗旁,看着车外飞翔而去的翼龙,被下面的一只大跳蚤只一跳就给撞了下来,落在距离 火 车道50米远的地方。更远处,一轮白日顶着红色的月亮长在徐徐升起。我似乎能够清晰的看到海水被蒸发为气体,在高空中凝聚为云。

“嘿,大猩猩!”我突然听到叫我的声音。转过头来,发现兔子与呱啦啦就坐在前边,只跟我隔了两排位子。他们显然也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我站起身,走到他们旁边的空位上坐下,正好听到呱啦啦面对着窗户说:“真美呀!”

我们聊了聊刚才的一幕,火车就到站了。但在我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觉。难道是学术人格没有清除干净?在这样一个世界,被学术人格所控制,可不是好事情。

我们找到摩罗小亦,一行人去海里看独角兽。在海上颠簸了好几天,却没有看到独角兽,只抓到了一条大鱼。摩罗说这可能是鲛。当晚,大家聚餐拼酒庆祝。 我 喝得醉熏熏的回到卧室。夜晚被梦惊醒,却又忘记了梦是什么。巨大的恶心袭来,我冲到甲板,面对大海畅快淋淋的吐了一场。海风吹过,我清醒了许多。远方,海 面下方,红月正推着白日沉入海底。

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谬,似乎一切都没有规律。被酒精洗礼了的大脑控制力下降了很多。世界的规律在哪里?我们怎么会毫无理由的跑来找麒麟,最后却抓 到 了鲛。太阳与月亮怎么会沉入海底?跳蚤怎么那么大个,能够一跳几十米,击落翼龙?我知道,自己正在滑入学术人格,被他所控制。更糟的是,在这样一个荒谬的 世界,学术人格让我一刻都不能停止问问题。无数的问题充塞之下,我只有发疯一条路。

我翻过栏杆,跳到海面上,踏着海波,向着远方的太阳月亮行去。学术人格告诉我,一切的答案都在那里。我要赶快,在我发疯前,找到答案。

附注:这是一篇同人小说,里面的人物名借用我常去的某科幻论坛中的ID。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