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寿命还剩多久?


K是一名宇宙学家,它研究的项目是宇宙的寿命还剩多久。

实际上早在一银河系年以前,宇宙学家已经失去了星际联合政府的资助。没有了资助,大部分宇宙学家只好转行去做恒星催生师,或者是人工虫洞工程师之类的技术工作。K是仅剩的几位宇宙学家之一。不过K不愿意别人称他宇宙学家,他一般自称为宇宙社会学家。

K以前的同行们经常能够遇见他。“你不去做研究,怎么跑到我们工地上来了?”听到这样的问题,K笑笑,说:“我这是来收集数据的。”同行们虽然觉得奇怪,却也不好意思深问。毕竟能够坚持研究宇宙学,K也不容易。

K的研究从一个银河系年之前就开始了,正是宇宙学家刚刚失去政府信任之时。这一年来,K的足迹遍及所有已知的宇宙。他在亲眼目睹了人类用0.5个银河系年的时间建好了涵盖整个银河系的斥力场装置,永久性的避免了银河系与仙女星系的碰撞。

0.5个银河系年之前,K离开了银河系,先去了仙女星系,然后巨蟹星云,越来越远,最远距离地球50亿光年。每次抵达一个星系,他都要去当地的能源中心,也就是恒星催生地看看,收集数据。然后记录一下交通中心虫洞的数量以及运输流量。

另外一个K所感兴趣的东西是能源中心以及交通中心的扩建过程。作为星系的战略项目,这实际是星系内各派势力讨价还价的结果。但不知道为什么,K对此非常感兴趣,经常去议会旁听讨价还价。他的同行们猜测,K之所以标榜自己是宇宙社会学家,原因就在于此。

现在,经历了一个银河系年之后,K回到了他的故乡。他告诉自己昔日的同行,数据已经收集完毕,他要正式开始研究分析数据。K这一年来的异常行 为已经被星际联合政府记录在案了。他突然宣布停止星际旅行,开始分析数据,让昔日决定停止资助宇宙学研究的官员们不禁有些担心:难道他又有了新的发现,要 是这样,当年我们下令停止资助宇宙学就犯大错了。不过随即他们又摇摇头,觉得不可能。恒星都能催生,银河系都能推动,宇宙学早就是一门终结了的科学。再说 资助宇宙学研究所需的庞大资源都用于宇宙工程技术学的发展上面了,才让我们有了如今的技术能力,当年的决定没有错。

K下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一次社会学学术会议上。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主办方的,他的报告成为了这次学术会议的第一个报告。在这个报告中,他第一 次提出了他的宇宙社会学的基本思想。他说,他的思想来自远古时期,人类还困在地球上时出现的环保运动。他展示了一个银河系年中他所收集的恒星催生地以及人 工虫洞的数据,包括数量,总功率,占全宇宙物质质量百分比等等。他的结论是,相当部分的发光物质已经被人类开发利用,对暗物质的利用也超过了5%,因此宇 宙已经开始被人类社会同化了。在报告的最后,K说:

“现在我们面对的情况与远古时困于地球上的人类很类似。他们当时面临能源短缺,环境恶化的危机。我们也将面临能源短缺的问题,因为我们无节制 的利用了宇宙中所有能够利用的能源,让他们以百倍于自然速度的方式消耗。但他们比我们幸运,因为他们抓住了机会,走出了地球,解除了危机。不,不是解除了 危机,只是延缓了危机。我们不断的扩大自己的领地,以维持我们越来越庞大的能源需求。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加速宇宙熵赠这个不可逆的过程。如今,宇宙学,已 经变成了社会学。因为我们人类已经覆盖了几乎所有的宇宙。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你们知道宇宙的寿命还有多久么?我不会公布我的研究结果。但我可以告诉你 们,远远短于宇宙学原来的预测,远远短于。更可怕的是,早在宇宙的终结前,我们就会失去与其他星系的联络,人类社会最终化为一个个的小岛。人类会困在各自 的星球上,带着绝望死去。因为远在那之前,人类获得的能源就无法支持个体的永生了。”

后世一致公认,那一天就是宇宙终结的日子。随之诞生的宇宙绿党也就开始了漫长的执政生涯,他们奉K为精神领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