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与长者


昨天晚上读了2000年黄克孙对杨振宁的一个访谈记录, 杨振宁在里面提到了他年轻时学习Onsager有关二维Ising模型精确解的论文,花了好几年都没有真正理解。最后在一次与别人的讨论中,花了15分钟 就完全理解了Onsager论文的关键。那时的杨振宁还很年轻,比现在的我稍大。读杨振宁回忆他年轻时做研究的事情,我感觉到年轻人都是那样过来的:有压 力,有激情,想做好工作,想得到前辈的承认。杨振宁对奥本海默当年不希望他做统计物理的研究一直耿耿于怀。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和自信,认为自己当时在统 计物理方面做的工作是非常出色的。

后来,杨也成了长者。在1980年的一次会议上,别人开始询问他对某个学科(比如粒子物理)未来的意见,他说:“In the next ten years, the most important discovery in high-energy physics is that the ‘party is over’。” 而一位年轻人在会后就这个问题与他讨论了半天,他最后说:“What I said to you is more important for your future than mine。”不过我想,即使杨振宁如此说,这位钟情高能物理的年轻人仍轻易不会放弃。不得不说杨振宁的眼光非常的毒。在那次访谈中,他就认为1995年在冷原 子系统中观察到了BEC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包含了一系列的技术突破,未来5到20年物理学最重要的领域就是这个领域。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作为有野心的年轻人,我们都希望反抗长者的权威,叛出现有的框框,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但大部分时候,我们都会发现长者的眼光和评判是正确的。可是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很难改变自己的想法。错误与歧路都是叛逆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是叛逆不是目的,做出开创性的工作,走出一条新路,获得同行,尤其是前辈牛 人的认可和赞赏,这才是目的。叛逆也不是一条路走到黑,而是维持自己独立的思想,保持开放的年轻的心灵,不断的修正提高自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