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中的真与美


最近读了思考得人对南都周刊一篇小学数学不及格报道批评,我把相关的问题贴到原记者的blog上,跟他做了一些交流。最后这位记者承认,是因为审美的要求,所以才仅仅只列出有限的几个数据。他的原话如下:

写这篇稿子,是旁听庭审播放的录像震动了我。而最苦恼的,其实是这类型新闻太多太密集导致的审美疲劳,使得我不得行文时不考虑尽可能略去可能导致读者阅读疲惫的枝节。

为了追求美,摒弃了真,这样的报道让人难以容忍。其实这也是市场化的媒体必然发生的异化。读者是媒体的衣食父母,那么讨好读者就是记者的下意识行 为。尝到 讨好读者的甜头后,记者会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写出的报道也就顾不得逻辑严谨和事实的准确性了,一切以读者的喜好为喜好。为了让读者感觉“美”,不惜牺牲 报道的“真”。

如果从媒体与读者互动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也会发现,媒体是能够培养读者的口味的。按照这个记者的说法,有关拆迁的新闻太多了,读者已经快审美 疲劳 了。面对这样的新闻,读者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定势,拆迁户都是弱势的,都是悲惨的,是需要声援的。拆迁者都是蛮横无理的,拆迁款都是要被挪用的,贪污是一定 的。等等。我想这位记者所谓的审美疲劳就是指这些吧。要消除这些审美疲劳,那报道必须给出一些更加惊人的数字,更加煽情的话语,要在这个思维定势的方向上 进一步大大的强化。那么在这样目的的驱使下,选择合适的数据,编排合适的话语,完成报道也就是必然了。

那么,媒体的独立性在哪里?没有看到,我们看不到媒体的独立性,只看到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在操控媒体,让它说出市场想它说的话。作为最市场化的南方报系,短短的十数年,已经成为市场的奴隶。

我们都说学术要反腐败,中国的学术腐败非常厉害。其实学术腐败的根源就是求真被追求其他东西所替代。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失去了这个,也就无所谓科 学。还 好,中国学术反腐败还有一个方舟子。可追求新闻事件真相的媒体,被市场异化后,追求真相变成了追求让读者感觉“美”,有谁来揭露呢?失去了求真的媒体,不 是媒体,是娱乐业,是洗脑部;不写出完整真相,追求让读者不要审美疲劳的记者,不是记者,是小说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