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学与无用之用


我最近空闲时读天文学和宇宙学的科普,感觉天文真是一门纯粹满足人好奇心的学科。去寒冷的南极测量微波背景辐射八九年,只为了找到辐射谱中纳开大小 的温度涨落,从而捕获原初引力波的痕迹。有什么用么?没有,唯一的目的只是为了回答宇宙起源这个根本问题。天文学家是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的正统传人,研究 的题目都远在天上,距离地球N光年。

泰勒斯据说常年抬头看天,结果脖子出问题,无法低头。有一次他不知道地上有坑,掉了下去,被人 耻笑,说他好高骛远,不脚踏实地。他回去发现家里的钱快花光了,仆人对他也没有好脸色。于是他让仆人抵押房产购买了城中所有橄榄油榨汁机。来年风调雨顺, 橄榄丰收,可橄榄油的榨汁机都在泰勒斯那里,别人只能来找他买榨汁机。于是他趁机把榨汁机以五倍的价钱卖出去。泰勒斯赚了一笔后,继续研究天文,他认为, 一流的人才要研究最深刻的学问,回答最根本的问题。泰勒斯发掘出了无用的用处。无用之用用处在哪里?就在于比其他人多比别 人多张开了一只眼。在盲人的世界里,独眼龙就可以当国王!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商业社会,房产从一开始就不是用来住的,而是金融抵押 物。泰勒斯买卖榨汁机的故事也告诉我们在金融中,信息就等于金钱和财富。 泰勒斯是第一个利用信息不对称结合金融工具赚钱的学者。无用之用是什么,就是创造出新知识之后,相对大众所获得的信息不对称的优势。

从泰勒 斯的时代到如今,两千五百多年过去了,科学与哲学早已经分家了。而资助科学家的资金也从私人的财产为主,变为了政府的资助为主。如今的科学家人数暴涨,科 学也变成了一个职业和谋生的手段。政府作为资助者,所要的是对社会有用的科学技术。除非真的是能够回答宇宙起源这样重大的问题,那么纯粹研究无用之用的科 学题目,不可能得到资助,只能存在于科学家的业余兴趣中。

最后,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某学者从政府或者公众获得的资助,去进行研究获得新的知识却不公开,而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在金融上获取个人利益,这种行为在道德上正当吗?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捕获原初引力波的痕迹。有什么用么?没有”

    disagree, brain wave is kind of like” 四偶极子波”, very weak(u talked about its weakness in an another article) , and 引力波 as some kind of ” 四偶极子波” could help us understand brain wave a lot of better; besides, it would verify GR as an model in a new way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