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申请与风险投资


又到农历年底了,是学术界一年一度的基金申请季。我也不能免俗,最近在写基金申请书。在我看来,申请基金与拉风险投资是类似的。作为政府来说,并不知道什么科研项目能有突破,所以只能做天使投资人,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给有资格的研究者都投入一点启动资金,等有人突破之后再追加投资,保证他们能够继续的拿到钱继续做下去。

如果从风险投资的逻辑来看,我们写基金确定研究题目的时候,就是把自己的有限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具有无穷可能的科研题目中。跟风做热点,永远不可能像小米手机那样占到风口上。要获取超额的收益,必须选择没有人探索过的未知的区域,运气好可能会找到新大陆。运气差,不过就是走进死胡同罢了。走进死胡同,对整体而言也是有收益的,因为这告诉他人此路不通。我由此想到了一个段子说弦论教皇Witten在接受议会咨询时被问到,美国需要资助多少个弦论专家,他回答大概一个就够了。可是为什么现在要资助100人呢?他说,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个人是100个中的哪一个。是的,没有这100人组成的学术环境,也不会有一个人的突破。没有99人证明了有99条道路不通,也很难有一个人找到那条正确的道路。所以要相信自己,做的事情和工作是有益处的。

用拉风险投资的心态来看待申请基金,心理就会平衡很多。不多说了,我继续写基金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