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量子云端同步自我记忆与意识


四月了,我的生日也要到了,自我17岁进大学,到今年有17年了,还记得高考作文题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可惜,尽管我中学读过很多科幻小说,这篇作文也没有写好。17年来兜兜转转,科研上一直受中学时所读科幻小说的启发。今年我发表了一篇研究传输细菌内部状态和记忆的论文,是对当年高考作文失利最好的回应。我想是时候就“记忆移植”这个主题再写一篇作文了。

今天看到朋友圈和微博上在讨论Me2:据说借助最新的量子智能研究成果,Me2可同步和数据化你的大脑——包括记忆、思维习惯、价值观。Me2是你在数字世界中的分身和平行大脑,是一种个性化的人工智能助手。这显然只是一个带有科幻色彩的概念设计,目前根本做不到。如果未来大脑真的能跟外部设备连接起来,我可不想只用来控制家电,而是把大脑接入到网络上。这样除了人脑自身的记忆之外,还有海量的互联网信息作为人脑的外部存储。而人也可以把自身的记忆上传到云端,与之同步。现有的技术大概能根据脑电波粗略的分析大脑的指令,但是距离实现对大脑信息精准的读取还很远。如何把信息直接复制到活着的大脑内,更是好无头绪,这有待于神经科学的进一步发展。

即使上述障碍都解决了,据科学美国人上的一篇文章估算,人脑的容量上限大概是 2.5 PB(250万GB),要把这么巨量的记忆上传到云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让我们假想一下,未来人脑与电脑的接口技术成熟了,从人一出生的婴儿时期,就开始在云服务器上备份自己的记忆,那么每天只需要在睡眠时上传少量的新记忆,这似乎并不难。拥有这个云端的大脑后,我们也许永远不会遗忘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记忆同步技术,实际上是让人从碳基生命走上了碳-硅混合生命体的不归路。当人从一出生时,记忆就在云服务器端有备份时,这个云端的服务器也就成为了他的第二大脑。在这个技术背景下长大的新一代人,他们的记忆,思考和计算,都离不开网络云端了。从这个角度上看,人的自我意识,也有一部分依赖于云端的电脑内存与运算了。接下来很自然的,我们会希望把自我意识上传到云端备份,甚至让云端与人脑共享同一个自我意识,最终实现自我意识在电脑云端的永生。问题是,云端的硬件能支持自我意识的产生么?我想这个问题与自由意志有关系。如果我们相信人脑产生的自我意识是有自由意志的,这种自由意志应该是来自于量子物理规律,人脑内应该有一部分用到了量子物理。经典的物理学中,一切都是被初始条件与边界条件决定的,不存在自由意志。依赖于经典物理进行编码和运算的计算机,也不可能有自由意志,因而不能产生类似人的自我意识。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要能备份具有自由意志的人的意识,必须要做出真正的量子计算机。

利用量子信息技术,人们已经可以实现两个自由度信息的量子隐形传输。未来可以实现更多量子信息的同时传输。假设人脑与意识有关的那部分信息是用量子比特来存储和传输的,利用量子隐形传态的技术,未来也许可以把人脑负责意识的那部分量子信息上传到云端的量子计算机上。但是按照量子不可克隆定律,人脑内的这部分信息就被抹去了。换句话说,被传输到量子计算机上之后,原来的大脑内可能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真有这一天的话,我们人类也许就会舍弃肉身躯壳,慢慢过渡到硅基生物。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