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感慨


参加工作后,我带过博士后,研究生,本科生,甚至高中生做科研。跟我合作过的研究生只有两位,经验不多。我带的本科生,从2016年开始到今年,已经有三届毕业。2016年四人,去年一人,今年又有四人,再加上去年高中毕业念大学的一位高中生,一共十人。今年暑假我又带了三位本科实习生。

老师是通过学生来成就的,带的本科生多了,多少有一些经验。我觉得本科生做科研,选题一定要简单明晰,这样可以迅速上手。比如说,我给本科生建议的题目,大都可以归结为简谐振子和二能级系统。但是简单的题目必须得有丰富的内涵,与前沿的物理问题,特别是实验有直接联系。于是类似的题目可以给不同的学生,建议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挖掘,都能有所得。让我非常有成就感的时刻,是随着研究的深入,不同的研究方向,自然地出现了深刻的联系。A学生研究的结果,过一段时间后被B学生用到了完全不同的课题中。

现在,我学生的多样性又要进一步丰富了。德国有位学生上学期给我发电子邮件,申请今年秋季到我这里做一个学期的访问学生。他海德堡大学本科毕业,现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念硕士,研究金刚石色心实验,拿到了政府的公派资助,可以到中国大学访问学习一段时间。德国顶尖大学的学生自带资助来访问,我自然是接收啊。昨天他发电子邮件说已订好了机票,下个星期到清华报道。

回想起十一年前,我还是博士生,为了拿到留学基金委公派的资助,在导师的支持下,战战兢兢地跟欧美大学的教授们群发email联系,申请去访问留学。这段留学经历对我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打开了我的视野,奠定了我的研究方向。如今德国的研究生要来跟着我做科研了。虽然身份从学生变成了老师,我的心情是同样的激动。以往都是中国人单方面前往欧美学科技,现在开始变为双向留学。我先是作为学生,后来成为老师,深度参与到这个变化过程中。短短十几年,恍如隔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