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转专业


大学时转专业之所以重要,因为这涉及到自我期许与追求的确立。本质上,每个人的未来,都是自身创造的。成绩和错误,欢喜与悲伤,都与每个人的一点一滴的行为有关。而这些一点一滴的行为,其实都是内在的性格习惯以及内心对未来的期许塑造而成的。

所以,树立一个远大的梦想,是最重要的第一步。这个梦想必须是自己全身心要去追寻的,不是他人或者社会强加的。这个梦想能一直坚持下去,最终肯定能在某种程度上实现。有关转专业。

转专业不容易,转了之后,也可能会后悔。关键不在于专业的学习难度,在于专业与你的匹配程度,以及未来的职业发展。最好的专业,是你愿意花时间钻研的专业,是能够给你带来个人能力提升,同时未来职业上也有很多机会的:不管是工业界的机会,还是学术界的机会,都应该比较多。

专业只是手段和工具,我们需要用这个来追求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实现人生的价值。我们其实一直都在追寻人生的方向。学习某个专业,或者转换专业,以及以后的找工作,换工作,等等都是追寻的过程。某种程度上,这个追求的过程是无止境的。

当然,某些时间节点的选择可能比较关键,对未来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长久而言,真正影响你的人生道路的,是你的性格,内线的追求等这些内在的个人修为。

所以,不管选择是怎么样?一旦决定了,就不要轻易后悔。往下走下去,利用选择带来的机会,磨练自己,提升自己,直到遇到下一个机会,让自己人生进入下一个境界

数学教授张益唐


去年5月,一位华人数学家张益唐突然一夜成名,因为他在孪生素数猜想上做出了突破性的贡献,证明了7000万以内的素数对是有无穷多的。这篇论文很快就在数学顶级刊物上发表了,其他数学家对此也有很大兴趣。菲尔兹奖获得者陶哲轩发起了一个合作研究项目,把这个界限很快降低到了几百。

一年过去了,我最近又查了一下张益唐的近况。自从论文发表后,他很快得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邀请,去那里做访问学者。今年他跳过了助理教授,副教授等几个台阶,直接被聘为正教授了,且被选为中研院院士。美国数学学会更将崇高的柯尔数论奖 授予他。最厉害的是,他将会在今年的数学大会上做一个小时的邀请报告。这个会议四年一次,能在上面做邀请报告的,都是最顶尖的数学家,做出了最杰出的工作 才能获得邀请。华人数学家中,只有陈省身,丘成桐等少数几个。据说他除了将孪生素数问题,还会讲他在黎曼猜想上的工作。由于他的杰出工作,今年他被邀请在 北京大学的毕业典礼上给毕业生做演讲,演讲很短,值得一看。张益唐成名后者一年来,把别人几十年的荣誉都拿遍了。 可是他的生平是很坎坷的。他二十多岁才入北京大学,当年成绩很好,北大研究生毕业之后,去了美国普渡大学。在普渡念了六、七年才拿到博士学位。可是由于他 的博士论文用到的他导师证明的定理后来被发现错误,导致他几乎无法毕业。也因此与导师老死不相往来。由于拿不到导师的推荐信,于是无法获得学术界的工作, 只能打零工。直到1999年才在新罕布什尔大学拿到了一个临时性的讲师的职位,一直干了十几年。有意思的是,在张益唐由于孪生素数上的贡献一夜成名之后,他的博士导师很快就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来描述张益唐跟随他读博士的经过,似乎是为当年的事情进行辩解。但是张益唐一直避而不谈他导师,在他心中,北大是唯一的母校。

难以想象,张益唐能够在如此恶劣的学术环境下做出这样杰出的工作。而且从他在数学大会上的报告题目可以看出,他在黎曼猜想上还有很重要的工作准备发表。孪生 素数的突破绝对不是幸运,是他的实力所在。但愿他还能保持学术创造力,做出更多重要的工作。张益唐是一面镜子,让我们这些做学术研究的人,看到自身的浮躁 与肤浅。做不出重要的研究工作,不能怨别人,主要还是自己不够专注,执着。

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黄隆波教授和曾坚阳教授招收博士生


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由世界著名计算机学家、2000年计算机科学最高奖图灵奖得主、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姚期 智先生领导,是国内首个致力于交叉信息科学研究的教学科研单位,目标为建设世界一流的交叉信息研究中心和人才培养基地,推动理论计算机科学和量子信息科学 的发展,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拔尖创新人才。更多信息参考http://iiis.tsinghua.edu.cn/zh/about/

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助理教授黄隆波拟招收2015年秋季入学的计算机方向博士生一名。欢迎广大同学申请(专业包括但不限于计算机、电子、数学、自动化、工业工程)。

希望申请人具备以下的品质和能力:
1. 具有强烈的学习探索愿望。
2. 学习成绩优异,或完成过高质量的科研项目。
3. 具有较强的编程能力。

有意者请将申请材料发送至longbo.huang@gmail.com,并注明“2015秋季博士申请”,申请材料包括:
1. 个人简历。
2. 成绩单。
3. 发表的学术论文或报告(非必需)。
4. 参加科技或学术竞赛的成绩证明(非必需)。
5. 其他能证明自身科研能力的材料,如推荐信等(非必需)。

在北京的同学也欢迎预约时间进行面谈。个人主页:
iiis.tsinghua.edu.cn/~huang

个人简介:
黄隆波,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Tenure-track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于2011年8月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子工程系(EE)获得博士学位。于2011年7月到2012年8月,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EECS)担任博士后研究员。于2012年7月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信息与系统决策实验室担任访问学者,于2012年12月到2013年2月间获邀到香港中文大学(CUHK)网络编码研究所担任访问教授, 并于2013年6月到8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访问学者。担任多个IEEE/ACM顶级期刊审稿人并担任多个会议程序委员。黄博士的主要研究方向为随机学习、网络优化、无线移动网络、数据中心网络、在线教育、网络编码与延时,以及智能电力网络。

代表性近期论文:
1. L. Huang, X. Liu, and X. Hao, ‘‘The Power of Online Learning in Stochastic Network Optimization,’’ Proceedings of ACM Sigmetrics (full paper), June 2014.
2. L. Ai, X. Wu, L. Huang, L. Huang, P. Tang, and J. Li, ‘‘The Multi-shop Ski Rental Problem,’’ Proceedings of ACM Sigmetrics (full paper), June 2014.
3. S. Zhang, L. Huang, M. Chen, and X. Liu, ‘‘ Proactive Serving Reduces User Delay Exponentially,’’ Proceedings of ACM Sigmetrics (poster paper), June 2014
4. L. Huang and M. J. Neely, “Utility Optimal Scheduling in Energy Harvesting Networks,” IEEE/ACM Transactions on Networking, Volume 21, Issue 4, Pages 1117-1130, August 2013.
5. L. Huang, S. Moeller, M. J. Neely and B. Krishnamachari, “LIFO-Backpressure Achieves Near Optimal Utility-Delay Tradeoff,” IEEE/ACM Transactions on Networking, Volume 21, Issue 3, Pages 831-844, June 2013


 

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机器学习和计算生物学课题组博士生导师曾坚阳老师是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在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课题组有充足的科研经费支持,并有出国交流访问机会。基本信息可参考http://iiis.tsinghua.edu.cn/zengjy/
或者 http://iiis.tsinghua.edu.cn/~compbio/

对机器学习,计算生物学和大数据方向感兴趣的,致力于科学研究的本科三年级同学可把简历发给曾坚阳老师:zengjy@gmail.com
本科专业:计算机科学,生物信息,自动化,软件,生物,医学,数学,电子,通信工程等理工科专业。

天文学与无用之用


我最近空闲时读天文学和宇宙学的科普,感觉天文真是一门纯粹满足人好奇心的学科。去寒冷的南极测量微波背景辐射八九年,只为了找到辐射谱中纳开大小 的温度涨落,从而捕获原初引力波的痕迹。有什么用么?没有,唯一的目的只是为了回答宇宙起源这个根本问题。天文学家是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的正统传人,研究 的题目都远在天上,距离地球N光年。

泰勒斯据说常年抬头看天,结果脖子出问题,无法低头。有一次他不知道地上有坑,掉了下去,被人 耻笑,说他好高骛远,不脚踏实地。他回去发现家里的钱快花光了,仆人对他也没有好脸色。于是他让仆人抵押房产购买了城中所有橄榄油榨汁机。来年风调雨顺, 橄榄丰收,可橄榄油的榨汁机都在泰勒斯那里,别人只能来找他买榨汁机。于是他趁机把榨汁机以五倍的价钱卖出去。泰勒斯赚了一笔后,继续研究天文,他认为, 一流的人才要研究最深刻的学问,回答最根本的问题。泰勒斯发掘出了无用的用处。无用之用用处在哪里?就在于比其他人多比别 人多张开了一只眼。在盲人的世界里,独眼龙就可以当国王!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商业社会,房产从一开始就不是用来住的,而是金融抵押 物。泰勒斯买卖榨汁机的故事也告诉我们在金融中,信息就等于金钱和财富。 泰勒斯是第一个利用信息不对称结合金融工具赚钱的学者。无用之用是什么,就是创造出新知识之后,相对大众所获得的信息不对称的优势。

从泰勒 斯的时代到如今,两千五百多年过去了,科学与哲学早已经分家了。而资助科学家的资金也从私人的财产为主,变为了政府的资助为主。如今的科学家人数暴涨,科 学也变成了一个职业和谋生的手段。政府作为资助者,所要的是对社会有用的科学技术。除非真的是能够回答宇宙起源这样重大的问题,那么纯粹研究无用之用的科 学题目,不可能得到资助,只能存在于科学家的业余兴趣中。

最后,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某学者从政府或者公众获得的资助,去进行研究获得新的知识却不公开,而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在金融上获取个人利益,这种行为在道德上正当吗?

有谁能够如此的坚持,又能如此的幸运


6月7日更新:人们现在已经把素数对间距的上界降低到了387,620 ,更多的结果见这个wiki页面。在张益唐的工作出来后不到一个月,对孪生素数距离的上界估计就已经降低了2个量级,足见其工作的重要性和影响力。

再更新:陶哲轩似乎已经把上界缩小到了一万附近,不可思议!才过了半天,又提高了快两个量级。

6月3日更新:陶哲轩等人在网上热火朝天的改进张益唐的估算结果,据说最新的结果已经把上界降低到13008612了。他们打算建立一个wiki页面来记录这个改进的进程。

5月25日更新:香港浸会大学汤涛教授写的文章
再更新:数论专家Henryk Iwaniec写给丘成桐的信中有如下评价: “张益唐的文章三周前被《数学年鉴》(Annals of Mathematics)接收,而在此之前,他在解析数论学界并不为人所熟知。但是他掌握解析数论最复杂课题的知识,并得以运用自如。他能够突破令许多专 家都止步不前的屏障,并非因为人们忽视了微小之处,而是由于他引入了全新而巧妙的布局并漂亮的加以执行。仅从论证的清晰的逻辑架构,你可以立即感受到这项 工作几乎无可置疑的优秀。这并不意味着这篇文章简单或者初等。恰恰相反,张的工作是解析数论的顶峰之作。他也优雅的借用其他领域的工具,比如间接用到有限 域上代数簇的黎曼猜想。张的工作将引发持久雪崩式的优化和改进,以及随之而来的理论创新。一夜之间,张重新定位了解析数论的焦点。随后的进展需要等待多 久,令人期待。”

5月24日更新:刚刚读了新闻报道, 张益唐已经结婚,但并未生孩子,所以他能够集中精力研究数学问题。丘成桐对此结果的评价是: “Any problem of this sort, that you can explain to a high school student and yet it cannot be proved easily are usually not easy because people have thought about this for a long, long time.”耶鲁大学教授 Alex Kontorovich的评价:“This is certainly one of the most spectacular results of the last decade, What’s very surprising is that something this strong can be rigorously proved in today’s world. Many people expected not to see this result proved in their lifetime.”

最近看到新闻,华人数学家张益唐在孪生素数猜想问题上做出了重大贡献,证明了相距7000万以内的素数对是有无穷多的。当时我就google搜索了他,结果发现他只是美国一所不知名大学的讲师。换句话说,他只是一位以教学为主的大学老师,甚至可以说是“临时工”。后来的新闻曝光了他更多的个人经历。他1955年出生,是1978级北大数学系的,1985年北大数学硕士毕业后,前往美国念博士,1992年在普渡大学拿到了博士学位。可从那之后到如今,20多年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学术工作。他做过快餐店的职员,做过会计,也在大学里做过临时性的讲师。他从未获得过一分钱的资助,纯粹是靠着兴趣在坚持研究数论,到现在已经58岁了,终于做出了重要的工作,证明了自己的学术能力。现在人们又发现他在2007年曾经贴出了一篇论文在arXiv上,在黎曼猜想上也做了一个工作,据说也是很重要的。

张益唐的个人经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陈景润:他们研究的都是解析数论,都是长期心无旁骛的研究,然后把一个重要的猜想推进了一大步。实际上他的经历与陆家羲更为接近,他们的本职工作都不是数学研究,而是教学。都只是因为兴趣,长期坚持数学研究。也许只有数学家,才能如此纯粹的紧靠自身智力做研究。我很难想象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他结婚没有,20年都没有正式工作,家人还能持续支持他业余研究数论?我父亲也是1955年出生了,他现在经常打麻将,数着日子等退休。其实大部分他这个年龄段的人都是在等待退休了。即使是在学术界,这个年龄也早就过了创造力的高峰期了。也许正是因为他多年来心无旁骛的专注做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才能够保持自己的创造力。有谁能如此坚持于自己的理想,却不在乎毫无任何回报;有谁又如此幸运,在坚持追求理想20多年后,获得了如此丰硕的成果!

社会网络媒体时代的科研活动


这个标题似乎是一个博士论文的题目,实际上是我对社会媒体在增进科研合作与交流中的个人体会。

100年前,两个科学家之间进行通讯,还得 通过信件,一封信可能需要几个星期才能送达。十年前,电子邮件就已经普及了,大大简短了通讯时间。而与此同时,以个人博客为代表的社会化媒体的兴起,就更 加速了科学的交流与新思想的传播。记得当时我刚刚大四,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博客,开始订阅。很快我就找到了一批物理学博客定期阅读。从这些博客中我了解了许 多最新的学术思想和学科进展,培养了自己对学术的兴趣。受此启发,我自己也建立了一个博客开始记录学习心得。

虽然并没有太多的读者,可是 我坚持写,不断记录自己看到的最新有趣的科学发现。偶尔也整理一下学习心得。这可以算是我的个人媒体。我也参加了一个名为格致的群体博客,这是果壳网出来 前很有影响力的科普网站了。虽然在网站上留言的不多,可我偶尔还会收到同行的电子邮件反馈和交流,使我坚持写了下来。我自己也觉得通过写博客,语言表达能 力获得了很好的锻炼,提高了我写论文的能力。另外,通过在博客上介绍自己的研究工作,也让更多的同行了解了我,让我对自己的研究课题理解更深刻。而这些介 绍文章稍微修改一下就是申请基金的文本,给我后来的基金申请也积累了很多素材。

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自己的博客已经有了不小的影响力,圈 内很多人都知道我在写这么一个博客。也许是因为中文有关量子信息的博客很少,我坚持的时间又最长的缘故吧。我自己也通过博客这个平台结识了不少同行,有一 些也成为了自己的合作者和很好的朋友。从我写下第一篇博文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我的博客服务商被封禁已经几年了,缺少了很多来自大陆的读者,我的更新热情大 幅度降低,不过还是在继续更新。现在, 我用的更多的是微博,因为它分享最新的科技新闻更便捷。博客适宜撰写比较长的文章,最好是带有自己思考和体会的东 西。

中微子与光子小姐的爱情故事


中微子爱上了光子小姐,却听说名花有主了,于是决定超越光速穿越回到过去,提前追求光子。但总有人比他快一步获得光子的芳心。为此他不得不无数次的穿越回过去,直到时间的开始。万物寂静,一片黑暗,他说:要有光!于是宇宙诞生了。中微子与光子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辈子结束的那一天


2005年7月31日 写完,2005年8月2日修改

  自从那天在国家实验室昏倒被紧急送入医院,叶老已经在特护病房中住了十来天了。为了建设这个国家实验室,叶老呕心沥血,没日没夜的工作了近十年,国家实验室即将建成时,他却进了医院。叶老的病来得很猛,医生竭力抢救,病情却一直无法稳定。叶老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一旦醒过来,他总会问问国家实验室首次实验准备得如何了。
  这天是叶老入院的第十四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在叶老的强烈要求下,医生终于允许他听取实验的准备报告。得知实验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病倒而受影响,准备工作一切正常后,叶老很高兴,精气神也上来了。他又通过可视电话与实验的几位主要技术负责人通话,交待几项他临时想到的可能出现的疏漏,要求他们确保万无一失。叶老始终是病人,身子虚弱,这段精神头过去之后,他又昏睡过去。恍惚中,叶老感到自己似乎回到了六十年前,那时叶老还在上初二,别人也不叫他叶老,而是叫他……
  “小东,小东……”,正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叶小东被同桌吵醒,正准备K他一顿,突然发现自己被物理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望着这个刚刚大学毕业分配来的年轻老师,叶小东决定赌一把。
  “老师,刚才那个问题我没有听清楚,您能不能再说一遍?”
  “行,我刚才问的是请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下由于参照系选取的不同,运动也不一样。”叶小东赌赢了,这位新老师没有象语文英语老师那样奚落学生一番,而是按照叶小东的要求复述了一遍问题。
  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叶小东听完问题后,仍旧感到昏昏呼呼的,于是猛的甩了甩头,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看着旋转的天地,叶小东有了主意。
  “老师,比如我在这里旋转,”说着,叶小东做旋转状,“旁人看起来,我在转圈,”说得兴起,叶小东真的转了起来,“可是在我眼里,是整个世界在旋转。”这句话刚刚说完,一不小心拌了一下,给摔到地上。从叶小东开始转圈就忍着不敢笑的同学们终于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叶小东感到很没面子,只好拍拍身上的灰尘,灰溜溜的站了起来,准备接受老师的批评。他自己也觉得刚刚那个回答太异想天开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物理老师先是询问了一下叶小东有没有受伤,然后把他大大的表扬了一番。叶小东不禁有点飘飘然,难道刚才的那一跤摔得老师大发慈悲不再计较自己上课睡觉没有答对问题?没有人注意到,当叶小东说出答案后,物理老师眼中那惊叹的目光。
  既然老师这么给自己面子,当众表扬自己,叶小东决定也给他面子,剩下这半节课认真听他上课。叶小东今年12岁,刚上初二,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物理学。叶小东感到黑板上的那些物理定律似乎有魔力似的,把自己牢牢吸引住了。半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刺耳的下课铃声把叶小东从物理世界中拉了回来。回过神之后,他突然想到物理课是下午的最后一门课,赶快闪人,不然就没位子了。叶小东把文具盒书本往书包中一塞,一把抄起书包,斜背在肩上,冲出后门,直奔校外的游戏厅。
  20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中国无数的城市中,一夜间冒出了许多游戏厅,“街霸”,“三国志”等游戏风靡万千少年,叶小东就是其中一员。远远望见游戏厅门前攒动的人头,叶小东就知道已经晚了。不过他还是走入游戏厅,希望能够蹭到一台机子过过瘾。游戏厅内,“Hogan”之声不绝于耳。一听到这个,叶小东就从心里痒痒。转了一圈,找不到一台空机子,看样子一时半刻也不会有人走。叶小东决定转移战场,希望另外那家游戏厅能够有空的机子。
  刚刚走出游戏厅,就发现物理老师往这里走来,叶小东低低的喊了一声:“王老师好!”然后站在老师面前低下头,准备挨训。
  “你跟我来。”没有预料中的训斥,只是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然后王
老师转身向学校走去。叶小东忐忑不安的跟在后面,心中直打鼓。很显然,王老师的目的地是物理教研室。走进教研室,其他老师都下班回家了,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王老师和叶小东两个人。
  王老师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翻看着什么东西,拿着教案回过头来,发现叶小东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站着,一副丢了魂的样子。他装作没有看到,指着一把空椅子说:“小东,怎么还站着,坐吧。”叶小东坐下后,王老师接着问:“怎么样,今天上课听懂了么?我现在来考考你。”然后就考起叶小东物理知识来了。
  叶小东心说,这老师真是奇怪,怎么抓到我玩街机,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幸好今天上课后半节课我听了,不然就不好过关了。然后老师问什么,就照课堂上留下的印象回答。突然,王老师问到:“课堂上我问的那个问题,你是怎么想到那个答案的?”叶小东见周围没有旁人,就一五一十的把当时的情形告诉了王老师。
  听完叶小东的解释,王老师哈哈大笑:“小东,你在物理上很有天赋,大好时光,用来玩电子游戏太浪费了。你以后每周二,四物理课下课后不要回家,到我宿舍来,我来教你更好玩的东西。”然后摆摆手,放叶小东回家了。
  走出办公室,叶小东长吁一口气,游戏厅是不敢再去了,还是赶紧回家吧。叶小东的家在市棉纺厂。由于美国的制裁,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全国棉纺织企业都亏损,叶小东父母所在的棉纺厂也不例外。厂里发不出工资,作为技术骨干的父亲只好出去四处找活干,母亲守在家里,却越来越管不住渐渐长大的小东。聪明伶俐的叶小东小学时成绩优秀,尤其是数学和自然课非常好。为了孩子学业,父母找了不少关系,花了不少钱把叶小东送到了现在这所重点中学念书。
  刚入初中时,一直成绩优秀的叶小东在摸底考试中考得很差劲。所谓强中更有强中手,在全市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中间,叶小东只属于末游。让父母失望的叶小东自己也有点自暴自弃。在班上几个哥们的鼓动下,叶小东学会了玩街机。被生活所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父母顾不了小东,他也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沉迷于街机中。
  叶小东回到家,却没有见到母亲。母亲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要小东自己自己先吃饭。唉,看来又被人叫去打麻将了。叶小东只好从电饭煲中拿出热好的剩饭剩菜,打开电视机,边吃饭边等着六点半的动画片《天空战记》。
  吃完饭,动画片也看完了,天色渐晚。“真无聊!”叶小东嘀咕着。突然想到后天星期四物理老师要找他,不禁又犯慌。算了,看书去吧,叶小东心中说到。
  晚上十点,叶母赢了一把“清一色”后突然记起孩子还在家没人照顾,于是不顾牌友的再三阻拦,离席回家了。叶母进门后发现孩子房中灯还亮着,推开房门,走到小东的身后才发现小东正在温习物理,心说:唉呀,这孩子终于开窍了,懂得自觉读书了。叶小东这才发现母亲已经回来了,正要起身,叶母赶紧按住他说: “别动,好东东,继续看书,我给你倒水去!”叶小东看看钟,才发现已经看了三个小时的书了。
  那天晚上,叶母不断的夸小东开窍了,搞得叶小东怪不好意思的。小东晚上睡觉时,做了一个甜甜美美的好梦。
  叶老从沉睡中醒来,眼前是特护病房的输液瓶和洁白的墙壁。朝阳升起,阳光射入病房,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新的一天开始了。
  叶老突然心有所动,问了问正在整理病房的护士:“今天几号?”当得知已经进入7月份时,他知道距离预定7月10日开始的实验室首次实验没有几天了。叶老还能够清楚的记得,59年前的七月,当时的叶小东,第一次体会到了物理实验探索的魅力。
  自从叶小东被王老师要求每周二、四去开小灶补习后,他的物理成绩突飞猛进,顺带的数学,英语,语文等诸科成绩都大有进步。这次初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中,叶小东更是进入了全班前十五名。叶母从儿子那里得知有这么一位认真负责的物理老师后,非常感激,硬是拉着儿子找到物理老师,准备请老师吃顿饭以作答谢。王老师抵不住叶母的盛情,只得吃了这顿饭。
  在饭桌上,王老师对叶母说:“你儿子有天赋,应该在物理方面继续发展,既然我吃了这顿饭,我就要负这个责。暑假你把儿子交给我,我专门来教他。”叶母一听,有这么好的事,自然是答应了。
  再说叶小东,自从跟着王老师学习物理后,游戏厅是很少去了,原因在于做起老师留的物理习题就经常忘了时间。这次期末考试成绩这么好,他正和几个哥们约好了准备暑假好好去游戏厅过过瘾呢。一看王老师又来了这么一个提议,虽有一千个不愿意,当着老师和母亲的面,只得应承下来。于是叶小东每周一到周五有五天白天都得到王老师家去。
  第二天正好是周一,叶小东一大早就被母亲叫醒,让赶快去王老师家。敲开王老师的家门,王老师见是叶小东,说:“小东来了,你先做暑假作业。”然后打开箱子捣鼓着什么。叶小东很好奇,想偷偷看两眼老师在干什么,却被老师的身体给挡住了。只好从书包中拿出物理暑假作业,心不在焉的做着。
  一个钟头过去了,王老师终于停了下来。“来,小东,你过来看一下。”叶小东巴不得看看王老师在干什么。咦,怎么是个风车一样的东西,不同的是叶片是金属的。王老师转起了“风车”,很快,风车片开始噼里啪啦的冒起火花。“小东,站在这双胶鞋上,用手摸一下这个金属球。”叶小东看到 “风车”连在一起的金属球,畏畏缩缩的不敢走上前来。
  “怎么,怕了?那好,你来摇动静电发生器,我来试试。”王老师站起身来,示意叶小东过来继续摇。叶小东摇动了静电发生器,看着那时不时闪现的火花,他感到既刺激又好玩。王老师踩在胶鞋上,手指轻轻的一触金属球,只见王老师那近两个月没有理的头发都竖了起来。“哇!”叶小东惊叹起来。
  “王老师,你的头发怎么都竖起来了?”叶小东问。
  “因为静电。我手触摸金属球头发就带上了静电,带相同电荷的头发丝之间相互排斥,就竖起来了。”接着,王老师详细的向叶小东讲解电的性质。听着王老师的讲解,叶小东感到脑子都有点不好使了。他时不时地问几个幼稚的问题,王老师也不笑话,而是耐心的解答问题。
  那个暑假,真是一段梦幻般的日子。王老师带着叶小东遨游在物理科学的奇妙世界中。王老师简直是个魔术师,而他那十来平方米的简陋的宿舍就是一个魔术屋,不论要做什么实验,似乎都能从堆在宿舍的几个大箱子中找到合适的工具实现它。此外王老师还告诉他,许多人们习以为常的事情中都有不寻常的物理规律在起作用。天为什么是蓝色的,星星为什么会闪烁,为什么会有打雷闪电,寻找这些为什么,回答这些为什么,就是物理学要做得事情。
  叶老还记得有一天晚上,王老师没有让他早早的回家,而是带着他去了街心公园,在草地上躺了下来。王老师指着天上的星星说:“看,天上这些闪闪发光的星星,叫恒星,它们都是远方的太阳。不论地面上人事如何变幻,星空是永恒的。我相信这外部世界变化的规律也是永恒的,令人心醉的,值得用一生来探究。”叶小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顺着王老师的指尖望去,似乎有某种神圣的东西从星空中通过双眼传入自己的身体中。
  暑假后,叶小东彻底的迷上了物理。从王老师那里了解到要学好物理,数学,语文,英语都得学好。因为物理规律是用数学语言描述的,而最新的物理,大都是用英语书写的。于是除了物理,叶小东也努力钻研其它各门课。不得不说王老师独具慧眼,在叶小东的刻苦学习之下,潜力都发挥出来了。叶小东的成绩步步攀升,很快稳定在班级前五名。
  一个偶然的机会,叶小东从老师谈话中了解到,王老师的来历大不简单。王老师是近十年前这所初中毕业的高材生,高中毕业后考入了首都的那所理科名校学物理,92年大学毕业时不知犯了什么错误给打回原籍。他在家待业一年准备考研。考研失败后,最终还是母校收留了他。叶小东猜测了好久始终猜不到王老师犯了什么错误。
  回忆到这里叶老心中一阵抽搐,护士也注意到仪器显示的指标出现异常。
  “叶老,您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叶老摆摆手,从回忆中醒来。
  “叶老,您病还没好,不要总记挂着工作。安心养病最重要!”护士见叶老很疲惫,连忙开导他。
  叶老沉默了一会,又说:“小张啊,把主治大夫叫来,我有事儿想要问他。”
  张护士连忙找来正在值班的主治大夫。叶老双眼直直地望着主治大夫,半晌才开口:“医生,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医生连忙说:“叶老,您别胡思乱想,安心养病。”
  “我明白,你们有规定不得向病人透露病情。可是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人老了,岁月不饶人,我身体的零件快报废了。哪怕现在医学已经克服了癌症和艾滋病,可是它对抗不了衰老。”
  医生欲言又止,叶老接着说:“我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我只希望医生你能帮助我活过7月10号国家实验室首次运行的那一天,见到自己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东西变成现实。如果能那样,我将了无遗憾。”
  说完这些话,叶老的精力似乎用尽了,头一歪,又陷入了昏迷。医生见状,马上叫来护士抢救。
  叶老正在步入他人生最后的一段旅程,58年前的叶小东,在他生命中头一遭,亲眼目睹了“死亡”。
  自从叶小东得知王老师的身世后,就特别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很快发现王老师的特意独行。王老师很少跟其它老师打招呼,下班成天猫在的宿舍不出来走动,而且除了物理和教学他几乎不关心任何其它事情。叶小东暗地里也很奇怪,王老师人长得帅气,个子高,又那么有才,可怎么工作了好几年没见王老师找个女朋友呢?一次偶然的机会,叶小东去王老师家时发现王老师枕头旁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清秀脱俗,背景是天安门毛主席像。叶小东明白了,原来王老师是有恋人的。
  初三的复习是很紧张的,叶小东很少有机会再去王老师家做物理实验了。不过他已经计划好了,等中考一结束,就去找王老师,试着把去年做了一半的半导体收音机给做出来。
  中考结束了,成绩出来了,叶小东顺利的考上了省重点高中。他兴高采烈的去找王老师报喜,却发现王老师不在。向其他老师打听后才知道王老师去北京了。叶小东估摸着他肯定是会女朋友去了。
  没有找到王老师,叶小东有点失落。不过这两年叶父在外边打工赚了不少钱,他家的情况好了许多。父母见小东考得这么好,于是决定请几天假,带着小东去北京旅游。在北京,叶小东特意来到了王老师曾读过书的那所高校,在那里他暗暗发誓,以后也要到这所学校读书。
  叶小东本来期望能够在北京巧遇王老师的,可是北京这么大,直到离开北京回家还是没有遇到王老师。回到家后,叶父要小东赶快去王老师家看看王老师回来没有,回来的话跟王老师说下周一庆祝小东考上重点高中请客,要王老师一定到。
  叶小东不会忘记,那一天是1995年7月10日。他是吃了晚饭离家去王老师家的。在王老师门口敲了半天,没有人答应,正准备走时,门内传来王老师的声音:“谁呀!”,叶小东连忙说:“是我呀,小东。”叶老师打开了门,把叶小东让到屋内。
  叶小东坐下后,把父亲的话复述了一遍,王老师只是嗯了一声,却没有答应。这时屋内的气氛有点诡异。叶小东仔细看了看王老师,从北京回来后,王老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睛周围是大大的黑眼圈,似乎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叶小东猜测王老师可能是失恋了。见王老师心情不好,叶小东准备马上开溜。
  “王老师,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来接您。您刚从北京回来,肯定累了,早点休息吧。”说完,叶小东就往外走,谁知却被王老师给叫住了。
  “小东,你别走,陪我说说话。”王老师的话语中透露着一股辛酸。叶小东停住了脚步,走回来坐了下来。
  “小东,你这次考上重点高中,值得庆祝。可是不能松劲,要继续努力呀。当年我也是从这所初中考上你即将去的那所重点高中,然后考上大学的。”说到这里,王老师顿了一下,“我猜你已经听说了,我考上了名牌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却被打回原籍,回到这里教书。我不甘心呐!”说到这里,王老师已经带着哭腔了,然后强行忍住,也许是感到在学生面前失态了,王老师接着说:“小东,你太单纯了,象我当年一样,这样会吃亏的。你以后对人对事要多留个心眼。不管怎么说,能够在这里碰到你这样一位真心热爱物理的学生,是我的幸福。我的物理之路走到了尽头,可你的还刚刚开始。我猜你已经下决心以后报考物理专业,对么?”
  叶小东点点头。王老师欣慰的说:“看来我没白给你开小灶。你回去跟你父亲说,下周一我就不去了,我教你是老师的责任。”叶小东还想再劝一劝王老师,却被王老师二话不说,送出了家门。
  从王老师家中走出来,体会这老师的那一番话,叶小东总感觉老师那温暖的话语中有些怪怪的味道。刚刚出楼道,叶小东突然感到肚子痛,估计晚饭吃坏肚子了,情急之下从学校阅报栏中撕下几张通知就冲入20米外的公共厕所。
  半个小时后叶小东才从厕所中出来。夏夜的校园,教学楼一片漆黑,路灯昏黄,只照亮了底下几米见方的区域。没来由的,叶小东感到一股寒意,这么大的校园就我一个人,唔!还是赶快回家吧。
  这时,远处王老师家大开的窗户引起了叶小东的主意。王老师家灯全亮了,突然,王老师出现在窗台上,几乎没有犹豫,从五楼的窗口跳了下来。叶小东惊呆了,眼见着王老师落到二楼时,突然像是有一个洞凭空出现,王老师消失在空气中,只有一阵狂风夹着闪电继续吹到地面,将楼底下的尘土高高扬起,落叶也被点燃,吹到空中。
  叶小东呆呆的站了几分钟才明白过来,王老师跳楼了,却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后来这段日子是混乱的。叶小东报警后,没有人相信他的“幻觉”,但是公安干警确实在王老师的宿舍找到了一封遗书,上面说自己走后,留下的书籍和实验材料送给叶小东。警察分析,王老师是在得知恋人离开自己傍大款之后收不了打击,所以才会自杀的。可是警察始终却找不倒王老师的尸体,最后只好按照失踪案处理。依照王老师的遗书,王老师的家属把他留下的物理书和物理实验器材送给了叶小东。
  尽管警方得出了王老师的自杀原因,可是叶小东后来自己分析,这只是原因之一。在警察调查王老师失踪案时,叶小东才知道为什么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王老师会被打回原籍。临近毕业时,成绩优秀,热爱物理的王老师本来已经被系里选中保送读研的,可是却被人告密说他曾经参与过那场政治风波,政治上有问题。学校不理王老师辩解说那天只是好奇去看了看,直接将他的档案打回原籍,并把这件事记录在档案中。这也是后来王老师考研落榜的原因。叶小东认为,失去在物理上继续学习的机会后,又丢掉了爱情,双重打击令王老师失去了对人生的希望。叶小东甚至想,王老师见到自己能够走上物理这条路,是他死前最后一点慰藉。
  多年以后,叶小东意识到,自己的一生就是在1995年7月10日结束的。那一天,他在王老师面前立志一辈子从事物理,他找到了自己生存的目的,于是他的一生也就结束了。
  叶小东在物理学上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受到王老师自杀的影响,叶小东没有考上王老师的母校,而是来到了西北的一所高校学物理。在大学中,叶小东一次次的回忆当年自己见到的那一幕,坚信那不是幻觉。后来他偶尔从互联网上发现了爱因斯坦和Rosen曾经构造过“虫洞”这么一个模型,似乎能够解释王老师为什么消失。叶小东疯狂的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并决心以后从事“虫洞”研究。
  本科毕业后叶小东考上了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的直博生,研究广义相对论。上博士以后,面对课题中的许多困难,叶小东又一次回想起王老师第一次夸他在物理方面有过人的天赋的情形,他不禁一笑:那时的王老师不可能仅仅通过一个问题就能断定自己是天才,那不过是作为一个老师给学生的鼓励。后来自己被王老师激发出学习物理的热情后,王老师才会主动提出暑假时继续给自己补习物理,那时王老师才真的认为自己适合学物理吧。想清这一点后,叶小东没有气馁,而是更加投入到研究中去。叶小东博士期间做得相当好,在广义相对论和宇宙论方面作了不少出色的工作。
  博士毕业叶小东他去了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中心做量子引力方面的研究,做完两年博士后,叶小东回到母校做副教授,继续研究量子引力。21世纪初,物理学与各个学科交叉非常多,做量子物理的许多都转去做量子信息,量子计算,量子通信,而叶小东一直守着量子引力这一块儿,研究“虫洞”。不过这个领域似乎已经被发掘完了,回国后叶小东一直没有发表出色的论文。
  由于回国后论文发得很少,叶小东第一次评教授失败了。那时他也老大不小了,却一直没有结婚,他的心全被“虫洞”给迷住了。后来扭不过父母,回家相亲后,跟家乡的一个女孩结婚了,那时叶小东已经35岁了。妻子很贤惠,很宽容,从不干涉叶小东的工作。
  新婚后的叶小东似乎有了动力,多年研究虫洞的积累在这时解出了硕果。他写出了一篇突破性的论文,指出利用现有的实验条件,人们已经可以制造控制虫洞了。他的论文证明了有另外一种虫洞模型存在,能够有效的克服原有模型中虫洞内需要负能量才能稳定的问题,他把这种虫洞称之为“双向虫洞”。在这个“双向虫洞”模型中,虫洞联接的两个时空点间的能量质量交换是双向的,且两点各自的局域能量与动量密度在交换时守恒。在后来的一篇论文中他又发现,人工制造出来的虫洞,另外一端的时空坐标是不确定的:也许在宇宙的另外一头,也许相隔万年。可惜当时物理学界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叶小东的这几篇论文。不过能够在物理学顶级刊物上连续发表两篇论文,已经足够叶小东成功的评上教授了,这时他已经四十多了。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的:叶小东继续教他的书,偶尔发表几篇关于量子引力的论文,参加一下学术会议,慢慢的在学术界也小有名气。于是他开始尝试申请基金支持建设实验室来验证自己的理论。可是国内没有人相信按照叶小东的设计,真的可以造出虫洞来。很多人劝他:转个方向吧,小东,物理学这么广阔,能够研究的东西多着呢。不得已叶小东转到了一个相近的领域,可是他从未放弃研究虫洞,一直在暗地里跟踪相关进展。十几年后,叶小东近六十岁时,美国的一个科研小组宣布,依照叶小东当年的论文,他们成功的制造出了一个直径1mm的双向虫洞,叶小东的预言完全实现了。
  第二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了叶小东和那位首先制出双向虫洞的美国物理学家。于是叶小东成为了21世纪首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中国人。叶小东年纪大了,地位又高,慢慢的对他的称呼也变了,年轻一辈的开始叫他“叶老”了。他知道,当被人尊为“老”时,自己有创造力的学术生命也就到尽头了。
  然后,叶老开始利用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申请到了足够的资助开始建实验室,自己造“虫洞”。叶老知道,这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机会,也是最后的一个机会,让他再见一次“虫洞”。这个秘密他藏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
  知易行难,尽管叶老创建了理论,可是他毕竟不是实验专家。为了建设实验室,他不得不学习做一个实验物理学家,此外还得学习如何调度安排人力,最高效的建设实验室。不同于美国科学家的那个实验,他们现在造的实验装置预定要产生直径一米的“虫洞”,实验需要的能量要高出若干个数量级。叶老他们只有先重复造出1mm的小虫洞,然后一方面提高能量,一方面提高能量利用效率。积累的近十年,才制造出现在这个实验装置。
  叶老昏迷了3天,在医生的抢救下终于恢复了意识,但这次他的精神比上次恢复意识时差多了。
  “几号了?”叶老用嘶哑的嗓子问护士,也许是他的声音太低,护士把头低下来,凑到叶老的嘴边,要求叶老再说一遍。这次,护士终于听清了。
  “10号了,叶老。”护士回到说。
  “啊,已经十号了,实验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叶老声音中有点焦急。
  “还没有,离预定时间还有一个钟头。”听到这个消息,叶老放松了下来。然后要求护士接入实验现场的摄像信号,从全息电视上观看实验。
  国家实验室现场,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负责指挥调度的实验室副主任是叶老的学生,十多年来一直跟随叶老。在叶老入院后他心急如焚,却由于工作需要脱不开身前去探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实验装置开始启动,预热,输入初始条件,在计算机的控制下,具有太电子伏特量能量的粒子绕着环路奔跑,越跑越快,最后在终点处,两束粒子相碰,碰撞处发出强光,然后一切归于平静。可是探测器却把这一瞬的情形记录了下来。在碰撞的一瞬间,空间打开了一个直径约一米的虫洞,持续时间大约1毫秒。由于“叶氏不确定性定理”,另外一端的时空坐标可能取值将遍及整个宇宙,直到虫洞形成的那一刻才会塌缩到某特定的点上。在这个过程中,换算成国际单位制,有大约70kg的质量能量发生了交换。
  实验结果是在实验结束后两个钟头由计算机处理得出的。实验室副主任已经知道叶老正在病房观看实验,于是决定把结果通过大屏幕显现出来。
  正在观看实验的叶老看到了大屏幕上的实验结果。猛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70kg,按照王老师的身高体型,大约就是这么重。难道自己当时看到的虫洞就是现在这个?通过虫洞的极端高温高压环境后,王老师在一瞬间分解成基本粒子,而那一阵风与闪电,很像是通过虫洞由实验室交换到那里的高能粒子流。
  想到这里,叶老几乎可以肯定了:他花了10年工夫建设的国家实验室成为了他物理启蒙老师的墓地。可惜他已经没有时间验证他的推论了。于是他笑了起来,笑他自己,笑这可恶的命运。他又一次的回顾自己的这一生,回忆起那个梦幻般的暑假,回忆起与王老师相处的那段日子。他不知道,是自己杀死了王老师,还是王老师自杀。原来, 1995年7月10日,真的是我的最后一天,这是叶小东最后的意识。他带着轻蔑的微笑,陷入了永恒的沉眠。
(全文完)

费米悖论,黑暗丛林假说,与黑幕计划


最近加拿大的PI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公布了费米悖论的一个解释,与大刘的黑暗丛林假说不谋而合。这是一篇类似黑暗森林理论的论文!论文梗概:费米悖论的解决方式在于,如果所有的生命体需要生存下来的话,那么都需要对有限的稀少的资源进行竞争。为此生存策略就是尽量保持静默,不要让其他文明发现。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05年就完成了论文,还试图投稿给science发表,当然是被据稿了。然后这篇论文就被束之高阁,直到现在他才鼓起勇气公布论文手稿。 另外一篇05年的会议论文,也提出了类似的假说。

另外,arXiv上还出现了一篇有趣的论文,作者发现黑洞视界内部仍有可能存在稳定的行星轨道,将不会坠落入最终的奇点。对于有电荷或者自旋的黑洞来说,存在两个视界 。进入黑洞视界后,时空坐标交换,从类空变成类时,于是不存在传统的轨道的概念。 但是如果进一步下落,会进入另外一个视界,此时时空坐标再次转换回来 。在这个视界内部,可以讨论行星轨道的问题。 作者认为宇宙中的高等生命体有可能会利用这个把它们隐藏进去,然后沐浴在被黑洞吸收进来的阳光。

这个推论看着仍旧很熟,在大刘的《三体3》中也有类似的想法,那里被称为“黑幕计划”。他假设在宇宙这个黑暗丛林中,高级文明体为了生存下来,为了保持绝对的静默,会躲入一个黑洞视界内部,这样对外面的文明来说,他们就是隐形的,可以避免被其他文明体毁灭。

博士后信息


孙栋副教授,中科大本科毕业,美国密歇根大学博士,博士后,目前在北京大学的量子材料国际中心建立自己的研究组。他们组的研究包括超快光谱在纳米新材料中的应用,光电器件,THz源的制备和应用,石墨烯的CVD生长制备,以及基于石墨烯的光电器件。目前他们组中有一两个博后位置,薪水10到20万人民币一年,房补另算。详细要求如下:

We have one or two postdoc positions available. Strong research background in the following research area is prefered but not limited: (1) ultrafast and nonlinear optical spectroscopy of nanoscale materials either in UV, visible or IR region (2) THz and Raman/PL spectroscopy (3) strong nanofabrication experience (4) CVD growth of carbon materials with emphasis on graphene and carbon nanotube.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his position, please contact sundong@umich.edu .The salary of this position follows guideline of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Quantum Materials, it’s on the range of 10,0000-20,0000 RMB/year with house benif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