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前几天室友告诉我,他们系隔壁的一栋楼里面发现猪流感疑似病例了。我心说,终于来了,看来安娜堡也跑不掉了。不过美国人并没有多么紧张,大家该干什 么干什么,仍旧照常上班,我也就随大流了。昨天室友又说,疑似病例被排除了,是虚惊一场。不过看到国内对猪流感如此大的阵仗,我还是觉得很有趣。一朝被蛇 咬,十年怕草绳。非典之后,中国政府就对这类传染病特别敏感。实际上也是值得的,基本上把病例都挡在了国门外没有引起国内的大流行。日本就是一个反面的例 子。这个流感确实蛮邪乎,都已经是初夏了,温度也接近30度了,仍旧在广泛的传播。虽然美国人现在都有些不在乎,可我不能掉以轻心。但愿能早日平息,如果 到我9月回国仍旧如此,那我不是可能被隔离1周!

Advertisements

开始写博士论文


9月份就要回国了,我现在已经开始写博士论文。我的做法是把以前发表的论文,以及写出的草稿一股脑的拷贝到文章中去,然后开始翻译。第一章和最后一章结论 留到最后写。目前比较头痛的事情是论文页数可能不够,正文部分(包括附录)只有60页。一旦我翻译成中文,肯定还会缩水。现在的想法是,增加附录,把以前 的一些算稿尽量加到附录中去。这样,加上我最后再写的绪论与结论两章,论文主体部分应该可以凑到70页以上。整理以前的算稿,发现有两个完整的工作并未发 表,这次也准备加一个到博士论文中去。每周都写一点,翻译一点自己的论文,争取在回国前就写出一个初稿来,交给导师修改,回国后就基本定稿,然后申请博士 答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