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遇到了困难


论文一直比较顺利,直到现在做得比较深入之后才遇到了一些障碍。
我在老板回来之前看到的几篇论文,现在发现对我们目前的工作真的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比如我在blog上提到的那篇有关“Entanglement witness”的论文, 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问题就在这里。对整体量子纠缠的性质目前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图象,而Vedral的这篇论文正好给了一个实验上可以判定是否出现整体纠 缠的可观测量。以前Duan Luming等人也在《Nature》上发表过一篇论文,给出一个可以判断整体纠缠的可观测判据。参考他们的工作,我们也想找一个合适的可观测判据,但遇 到了许多困难。这些判据都是充分条件,当我们通过其它途径证明体系中确实存在量子纠缠时,却无法用在Vedral论文的启发下推导出的可观测判据,或者 Duan的可观测判据也确定纠缠的存在。我们需要另起炉灶,需要更多的阅读文献,以刺激我们找出一个针对我们研究体系的完善的判据。
目前还无法肯定我们是否能够成功,我有时觉得似乎没有希望了,有时又觉得应该还有办法的。遇到了研究瓶颈,我想应该把前一段时间的结果再仔细整理整理,重新理理思路,休息休息,再继续往下做。

Advertisements

读文献


  我想写写读文献的问题。从开始读研究生开始,导师给了我许多文献让我阅读。我也确实读了不少。可是遇到本领域的新文献,还是一头雾水。我发现对这些文 献我基本上没有读通。许多都只是阅读了一部分就放弃了,因为后面的内容我不能很快领会,我缺乏自主学习新知识的动力和毅力。直到这个学期初,我花了大概一 个多月,终于彻底的读通了一篇十几页的综述,回头再看以前读过的文献,才多少找到了一点感觉。导师一直说读文献,一定要彻底的弄懂一两篇经典文献,这一才 能开始自己的工作。我始终没有过这一关,所以怎么想不到合适的主意开始工作。
这几周,我一边随着老师做工作,一边阅读相关文献,才明白对自己的工作越熟,读文献越有针对性,对文献的意义理解越深入。在工作遇到一点困难时,我去 查文献,或者回忆以前读过的文献,从中总能够找到办法和灵感解决问题。我早就了解到物理学各个部分是相通的,现在通过具体的文献,我才真切的体会到确实如 此。比如二能级系统,就可以等效为1/2自旋;多个二能级系统从整体上考虑,可以等效为自旋量子数为N/2的自旋系统。许多问题由此就能够转化为我们很熟 悉问题。

集中精力做论文


  放假结束后的这几天,我一直在集中精力做论文。老板给了我们一个题目,我和另一个同学一起做这个题目。开始虽然感到有些棘手,但是在研究透了老板给的 文献后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感觉这个方向上继续做点东西没有问题。事实上在这几天集中精力攻关下,我们已经得出了一些有意思的结果。现在只是做了一个相对 简单的情况,但已经弄清楚了同样的一套方案可以很方便的用来研究其它一些稍微复杂的情况,而且我们发现其实在计算上并没有复杂多少,只是物理概念上有些让 人糊涂的地方。把这些容易混淆的模糊的东西理顺后,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只是不知道计算的结果是否能够给我们一个惊喜。我们要继续集中精 力做,争取短时间内能够做出一个完整的工作。
一直在做论文,也就没有精力顾及写blog了。希望这个工作做得告一段落后,再继续写blog。我得赶快做,明年我就毕业了,毕业前如果还没有像样的工作,怎么好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