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在哪里?


想娶奶茶同学认为, 娶不到媳妇,全怨宇宙暴涨,产生无数个宇宙,我们所处的这个宇宙中的“我”没有媳妇,可其它平行宇宙中的“我”的孩子可能都打酱油了。我想这是绝望的一种表现。以前的光棍,都怨老天给的命不好,所以自己找不到媳妇。“老天”与“宇宙”,只不过是同一个事物不同 的名称罢了。人绝望了,就会把责任推给老天或者宇宙。我还没有绝望,可是对“媳妇在哪里”这个问题还是很惶恐,感觉没有答案。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还是得 说,不断的读书确实影响了我找媳妇。想娶奶茶同学的问题应该也是来自于选择了理论物理这个缺乏女生的专业念书。

17岁刚进入大学时,我觉得 找女朋友太遥远了,没有兴趣。可谁知道自己会8年后仍旧没有女朋友呢?以前我觉得媳妇有没有没什么,现在认为关系太大了。每当我看到自己那一堆积存的脏衣 服时,我就幻想有女朋友的话,我的衣服就有人帮我洗了。幻想归幻想,最终还是不得不自己拿去洗。我承认,自己动机不纯,找媳妇的态度不端正。现在一想起自己要去美国两年,我就不由得担心,找媳妇的计划又要推后两年了。在美国找一个?开玩笑吧,要是在美国做科研的同时还能有媳妇撞到我怀里,那我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么好运气的物理留学生很少。我知道有一位大牛:黄昆,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1948年在英国获得物理博士学位。博士后期间写了一本书, 是那个领域的经典之作。他博后期间的女助手叫艾夫,后来两人相爱。1951年,黄昆回国。不久艾夫也随之来到中国,冲破了重重阻力,与黄昆结婚,然后改名 李艾扶。

黄昆念大学时,与杨振宁是同宿舍的。有回忆录说他们当年时常争论物理问题。我猜他们同时也交流过娶媳妇的理想。两位都是极有魅力的男子。黄昆 能够让爱人随同他来到中国这个落后的异国他乡;杨振宁80多了还能再次与二八少妇结婚,真是让无数后辈羡慕和景仰。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所以我宣布,黄昆是我的偶像。

Advertisements

Glauber要来访问


导师告诉我,下个月5号到10号,R. J. Glauber会来我们这里访问,同时我们也会举行一个小型的学术会议。没错,就是那位获得200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Glauber。他最重要的学术成绩是创立的相干态的理论。我刚刚搜了一下他在《物理评论》上发表的论文,数量并不算多,只有38篇,但是质量极高。据APS统计,其中单篇引用超过100次的有10篇论文,还有一篇论文引用超过1000次。Glauber虽然已经80多岁了,可是他仍旧在做研究,他最近的一篇论文是“Quantum optics and heavy ion physics“,发表在2006年8月的《核物理A》上。他是量子光学理论的极大成者,能够与他交流,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资本的罪恶力量


看了最近的几则新闻,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

首先是厦门的PX环保事件,资本与政府政绩冲动的结合,展现了强大的破坏力量,但最终还是在厦门市民们的强烈反对下落了下风。但是资本的力量是刚性的,民众的呼声是隐性的,资本绝不甘心失败。资本增值是第一位的,没有更强有力的外部约束,资本不会投入环保中来。

然后,是山西拐买雇佣黑童工案件。这里作祟的还是资本,因为这里面有十倍的利润。于是上千名孩子从临近省份河南被拐买到山西的砖窑做黑工。面对这现代的贩卖奴隶恶行,我实在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来诅咒那些靠童工的血泪发财的人贩子,包工头和窑主。

最后,是邹恒甫在网上发檄文,揭露北大光华许多特娉教授四处兼职,当独立董事,作讲座,获取巨额的报酬。类似厦门PX环保这样的公众事件,没有看到这些经济学家的影子;血泪工厂,现代包身工,童工等等这些罪恶现象出现后,也没有见到这些经济学家去调查研究,提出对策。现在我明白了,他们已经是资本的奴隶,早就失去了独立的人格。

改变的希望总是存在,我看到的希望不在精英身上,不在名人那里,而在那些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理性的做出抗争的普通人那里。那些普通的厦门市民,那些为了寻找自己被拐买的孩子而四处奔波的父母们,那些揭露黑幕的普通人,他们是平时是沉默的大多数,但现在他们是希望所在。

压缩真空强度达到10dB


前两天看了一篇论文,报道说他们制备出了压缩度为10dB的压缩真空源。更加通俗的说,这个压缩真空场可以把共轭的两个算符中的一个的噪声压缩到真空噪声的1/10,同时另外一个的噪声就被大大的放大了。由此可以更加精确的测量它,突破海森堡量子极限的限制。这个压缩真空源可以作为压缩真空实验的一个指标性的工作,因为经过了20多年的研究,这还是头一次实现如此高的压缩真空。

这个技术可以用于探测引力波,比如正在进行的LILO计划,也可以用于连续变量的量子隐形传态。人们估计通常的引力波引起振子的振动比真空噪声振幅还低,因此必须压缩真空噪声才可能观测到引力波。在探测引力波的研究中,宽频的压缩真空照射在探测器的本地振子上。通过锁定和调整二者的相位差,可以大大的降低真空噪声,从而可能观测到引力波的影响。这里的压缩真空实际上代替了一般的真空,成为探测器振子所感受到的量子库环境。我前不久的那个工作想法也是类似的,希望用宽带的压缩真空来实现一个有效的压缩真空库环境。不过与这里不同的是,我希望这个压缩真空库的参数比如压缩真空度,压缩相位,是完全可控的,这一点目前可能还比较困难。

写到这里,我想应该花点工夫对压缩真空做一点点解释和科普。现在我没有空,准备也不充分,等我下一次写日志时,我再好好写写。

无线能量传输


我还记得在杰克.威廉森的《CT飞船》和《CT幅射》里面幻想利用反物质产生能量,同时利用一个迷漫在空间中的场来无线的传输能量。作者希望由此实现能量自由的世界。小说里面那种可以无线传输能量的技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幻想今天已经实现了,至少是部分实现了。

在最新《Sciencexpress》上,在线发表了MIT的André Kurs等人完成的一个名为“通过强耦合磁共振实现无线能量传输”的工作。他们展示了一个原理性的实验,能够传输的功率为60瓦,距离两米,效率可达40%。原理我这里就不解释了,语言都是苍白的,还是看看照片吧。

看到没有,即使中间有木板遮挡,也不影响能量的传输。至于这个工作的应用价值,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最后我要说一点,这个工作最突出的特点是,如果电器不开的话,理论上无线能量源是不会消耗能量的。

出国的问题


要出国了,最近会很忙。我还不大清楚公费出国的具体过程,需要签怎样的文件,有怎样的条款。虽然预计是9月出国,但是考虑到相关手续问题,估计难以 按时办好。从各种小道消息来看,大概会签一个合同,保证按时回来,且回国后服务2年以上。每个月应该会有1000美元的补助。这些条件并不算太好,但是我 不需要考英语,且能去自己希望去的地方学习,应该满足了。我也想拿到博士学位后再次出国做博士后,不过按照这个合同,会受一点影响。那就把这次机会当作是 提前出国做博后吧。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另外,这次去北京开会,认识了刚去上海大学工作的景俊,我一直在看他的blog。他目前在做量子开放系统的数值模拟。另外,还向物理所的吴令安研究员请教了一些问题,很受启发。最后报怨一下,这个会议的报告安排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多,简直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