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


自从博士毕业后,感觉一年又一年,越来越快了,2013年又在不经意间要离我而去了。去年我没有写年终总结,今年想了想,还是写写吧,总结一下来清华的这两年。

去 年我完成了人生中的几件大事,五月份老婆生了儿子,我升级当父亲了。到了十一月份,儿子半岁的时候,我老婆和岳父母带着他来北京,我们一家团聚。 去年也是我来清华工作的第一年。上半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清华工作,7月份从中科大博士后出站后,正式入职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

刚刚来到新的单位,开始这份正式的工作,实在有些战战兢兢的。我还记得到清华后的第一天,就骑自行车踩空了踏板,摔了一跤,还好并无大碍。儿子出生 了,而我又不在老婆身边,只好经常的奔波于北京上海两地,很难安心做东西。但是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题目,提出了在离子阱中实现时空晶体。这个工作的影响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被PRL选为封面论文,引起的争议也很强烈,Nature上都追踪报道了两三次。

经 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老婆也适应了在北京的生活,今年5月她开始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工作,负责高级培训部门的市场推广。两地分居问题解决了,白天工 作时,一岁的儿子由岳父母照顾,我也可以静下心做点东西了。今年的论文没有太大的亮点,算是中规中矩吧。我发了3篇论文,其中一篇是邀请综述,一篇与人合 作的综述。能够得到主编的邀请来写综述,也是学术影响力的体现。论文发布之后,被MIT的技术评论网站选为arXiv上一周的有趣论文之一。作为一篇综述论文,能够被MIT技术评论网站选中,实在难得。

另外一篇虽然只发在了PRA上面,但是反响还是不错的。 这个工作最早投了Nature communication,直接拒稿。转投PRL,审了一轮之后也被拒了。我们想了想,不愿跟审稿人打架,就直接转投PRA,很快发表了,并被PRA网站万花筒栏目选中进行推荐。论文的影响力 主要还是取决于其本身的质量和所研究题目的重要性,花费那么多精力跟PRL的审稿人打架不值得。结果也支持了我们的判断,这篇论文从五月贴到arXiv至今已经被引用七、八次了,比起PRL上论文的平均引用数要高很多。

虽然论文发表一般,但并不意味着我今年就白过了。我与相关的实验组开展了实质性的学术合作,与国内相关的实验组也有了一些学术交流合作。对于我这样 的理论研究者来说,能够找到合适实验合作者,是非常幸运的。我希望与实验组的合作能够在明年结出硕果,切切实实的提高自己的学术影响力。

最后一个值得记录的是,我担任了本科生的班主任。我还清楚的记得1999年刚进大学的时候,在宿舍里面,见到了我们的班主任。她知道我的姓名之后, 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指定我担任班长,一当就是4年。班长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大学生活,也改变了我自己。一年又一年,我居然也成了大学班主任,虽 然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怎么才算当好了班主任,我只能对学生遇到的问题尽量提供帮助,讲讲我的经验教训。这些95后的本科生,他们有更加丰富的资源,更多 的学习和科研的机会,我真羡慕他们。能成为他们的班主任,与他们交流,共同成长,是我的幸运。

Advertisements

嫦娥三号登月上了白酒广告


最近一个重大的科技新闻是嫦娥三号登月计划了,据说现在已经下降到了近月15公里,远月点100公里的转移轨道上了。再有三四天,嫦娥三号就要登月了。而一则白酒广告,也打着嫦娥三号登月的名义,出现在电视上:“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去月球?因为38万公里,不是很远。”这种广告上电视,真是让人感慨不已。尤其是我一岁半的儿子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天天看到这样的广告,简直是潜移默化的告诉他,月亮不远,长大后一定要去玩玩啊,最好带上一瓶白酒,就当是郊游了。

我们这一代小时候,看到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的漫画和铁壁阿童木的动画。心目中的未来那是明媚灿烂,光辉万丈。到了我儿子这代,登月已经与白酒联系起来,成为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件了。按照这句广告词的逻辑延伸下去,火星也不算远啊,火星大冲时不过六千万公里。我们既然可以发射探测器去月球,为什么不去火星呢?到我儿子这代长大时应该可以让航天员上月球,那么为什么接着去火星了?毕竟直径只有一万二千公里的地球太小了,太局促了。有这么广阔宇宙等待着我们去探索,却留在地球上坐等资源枯竭,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去火星,为什么要探索太阳系?因为我们错过了航海大时代,不能错过航天探索的大时代;因为太阳系真的不大,火星距离我们不算远,中国人不上去喝白酒,也许哪天美国人就上去喝威士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