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牛人无止境


上周听了一个教授候选人的报告,他是伯克利博士毕业的,已经在哈佛做了2年博后。具体报告内容我就不提了,因为我也听不太懂。但是他的报告非常清楚,尽管大部分都是我不熟悉的东西,但仍旧可以跟着听下来。

后来我检索了一下,才发现,他是清华1999级本科生,与我的前室友是同班同学。换句话说,他本科是跟我同一级的。现在回忆起来,我隐约记得室友提到过,说他去伯克利第一年就发表了一篇PRL,4年就博士毕业了。在这么恶劣的经济环境下,还能找到教授的面试机会,是在是太牛了!

Advertisements

有关量子机器人的遐想


最近一个月,我觉得arXiv上最有趣的一篇论文题目就是“I, Quantum Robot“。我没有深入的读这篇论文,但是这个题目让人遐想联翩。

机器人是一个自主控制的系统。能够接收外界信息,加以处理,然后调整自己的活动。在进行分析处理的过程中,逻辑分析是必须的。所以我们需要人工智能来帮助机器人完成任务。对于量子机器人来说,它面对的是量子力学掌控的世界,所以我们也需要一个量子逻辑体系来实现量子机器人的独立运行。为什么需要量子机器人?目前似乎还看不到量子机器人的用武之处。量子计算的用处最早在于量子模拟,解决凝聚态系统的强关联问题。后来才在Shor算法中找到了更强大的应用。如果没有优越性,量子机器人也就是一个好玩的理论概念。

目前来说,我觉得最简单的量子机器人模型应该就是麦克斯韦妖了,也有一些实验报道实现了部分麦克斯韦妖的功能。另外,生物中是否也存在现成的量子机器人呢?比如光合作用的叶绿素,能否看成是一个量子机器?从某种意义上说,分子生物学也许能够给量子机器人的研究许多启发,让量子机器人早日从理论概念变成实验室的现实。

2009年读书计划


新年到了,我想读一两本基础理论书籍。手头上有徐一鸿的”Quantum field theory in a nutshell“和文小刚的”Quantum field theory of many-body systems“。我想以后者为主,前者为辅,读读量子力学的路径积分表示形式,相互作用玻色、费米系统,量子规范理论,量子霍尔效应等。希望能够有所长进,有所收获。另外,也打算做做书里面的习题,希望能够做出习题解答出来。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够解出多少习题。

没有父亲也没有孩子,只有我自己,多好!


转自我在桑林志一篇blog下的留言

连岳有点走火入魔了。连岳前不久刚刚写过一篇文章,大意是等爸爸死去,等迂腐的父辈们故去后,社会会变得更加进步。现在又说自己不愿意生孩子。要是人人如此的话,几十年后,合着就剩连岳这一辈人在享福(从他们自己的角度看是“遭罪”)了!自然不可能人人如此。但是把这样的两个观念和在一起看,一个自私而又冷酷的连岳就出 现在我们面前了。温情脉脉大概只是他的伪装吧。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不愿生育,又希望父辈死去的连岳们,迟早也会故去。他们的基因消逝了,其他更加积极面对生活的人的基因都遗传了下来,这是好事,适者生存么。 有孩子,人类才有未来。有未来,才能有进步。幻想父辈死去不劳而获社会进步的,自己也终将故去。在这样的心态下,一辈子也看不到社会的进步,眼中只有阴暗与丑陋。

在桑林志中回复小车的评论:

我承认这个评论有些诛心,也可能我误解了他上一篇文章的含义。对,理智上,连岳希望等待”父亲”逝去,未来会更好。可情感上,因为畏惧,害怕无法给子 女好的生活,他又放弃了生育。由此可见,连岳的理智与情感是分裂的。因为如果没有人的再生产,只靠人口代谢来让暴政和恶消逝,是不可能的。人间的恶消逝 了,同时人类也成为过去时了。

连岳自己懦弱没有问题,但是为自己的懦弱寻找出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热爱小孩和生命,所以不愿后代受伤害),引诱更多的人放弃生育就有问题 了。连岳告诉我们,随着时间的流逝,父亲逝去,依附威权的意识也渐渐褪色,社会越来越美好。可这么美好的时代,却没有连岳的后代来参与了。放弃生育,也就 是放弃希望。理智与情感分裂的连岳,最终还是被情感支配着。理智的连岳告诉大家要耐心,一点点做,从自己开始,从影响周围人开始,社会会越来越进步。但也 许是对目前社会现状的极度失望,情感的连岳放弃了生育,这透露出他一直都是悲观的。

最后再说几句。理智的连岳是值得尊敬的,所发表的很多观点也是很有价值的。但是再加上一个情感的连岳就让我觉得讨厌了。因为情感的连岳的言行让我觉得连岳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