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光力学到量子声学


光力学的实验研究大概是十年前兴起的。很快的,实验学家们就利用光把宏观力学振子冷却到了量子基态附近,并制备出了振子的非经典态。我进入这个领域是2008年。当我做完几个理论工作,开始与李统藏博士合作时,我们就意识到,光力学实验的进步,必将导致量子声学的兴起。我们知道,量子光学的发展,让我们对光的操控和探测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利用光作为探测器,也可以对时间、距离、频率等进行超高精度的检测。但是对于不透明的固态物质来说,光就很难发挥作用了。我们相信,对于固态物质内部的精密测量,随着量子声学技术的发展,也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参照量子光学的发展,可以预计量子声学的兴起,有赖于如下几个核心的声学器件:高质量的单声子源,高效率和保真度(最好是非破坏性)的单声子探测器,声子与二能级系统的强耦合(声学的QED)等等。虽然我们认识到了这个方向极具潜力,但是当时却找不到合适的物理系统和办法来设计量子声学的核心器件。所以这个思路就一直在脑海中萦绕,却一直没有落地。

过去的几年,围绕着微纳米力学阵子系统,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工作,研究了金刚石色心与力学振子之间通过磁场诱导出的强耦合,及其在宏观量子力学、量子信息等方面的应用。如果站在量子声学的角度看,这些研究某种程度上,算是声学的QED。只不过还没有达到声波这个层次。与此同时,也有人研究用声波作为量子数据总线来耦合不同的固态量子比特,比如说量子点,超导量子比特和金刚石色心等。与光波相比,声波的速度小五个量级,所以声波长也要小几个量级。对于GHZ频段的微波来说,其波长在厘米到米的量级,所以无法对微波波段的超导量子比特进行单独的操控。但如果换用声波来操控,其波长在微米量级,就可以实现单个比特的各自独立的操控。

通过这一系列的研究,我们进一步认识到,量子声学在量子信息处理中有广泛的应用潜力,值得花力气研究。而金刚石色心则是一个非常好的系统,它与声子的耦合,可以有多种办法进行调制。作为试水,与量子光学中的电磁诱导透明类似,我们在量子声学中做的第一个工作是,研究如何利用金刚石色心系综诱导出金刚石介质对声波的透明现象。利用此效应,我们可以方便的调控声音在金刚石中的传输速度。这个工作去年底才发表,很快就得到了国外同行的关注和引用

基于金刚石色心与金刚石的表面声波耦合,我们正在系统地分析如何实现一个高效率且非破坏性的声子探测器。这个声子探测器,有望实现对声子粒子数态的非破坏测量。我们还在研究如何用金刚石色心系综与表面声波模耦合的系统来诱导出较高的声学非线性,从而用来实现一个高品质的单声子源。这个非线性的声子系统,我们也可以用它来模拟多体强关联物理。这两个工作已经完成,正在撰写论文。我们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的理论工作,让更多人对量子声学,特别是与量子信息处理有关系的量子声学产生兴趣,真正的推动量子声学实验、理论与应用的发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