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扼杀的人才


  从桑林志上看到了南方周末关于国际物理年的评论文章。其实mayue说的好,“天才能够被扼杀”。今天的新京报报道了清华这段时间相继有两位年富力强的老师过世。在这么一个浮躁的环境下,大家都要求科学家快出成果,多出成果。作为科研的主力,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压力就非常大。被扼杀的不仅仅是天才,还有科学工作者的健康。
在国内的科学家,尤其是年轻科学家们压力很大,无法全心全意的考虑科学问题。虽然可以抱怨,但是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也许我们这代独生子女走入工作岗位后问题会更加严重。上有四位老人,下有孩子,中间又有自己喜欢的工作,一对夫妇真的很困难。
浮躁不是空穴来风。刚毕业的博士如果不能很快晋升职称,就无法改变自己的地位和家庭水平。在各种生活和社会压力下,浮躁的做研究也就成为必然。问题是人 生有限。年富力强时做了几年浮躁的研究,获得一定的学术地位后,还能剩下多少时间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搞研究?得到浮躁的甜头后,还可以沉下来么?

Advertisements

《Nature》准备发行物理分册


  从Bacon的blog看到《Nature》准备于今年10月开始出版物理分册,名为《Nature Physics》。 它的主页上的介绍说,这个分册是月刊,内容将涵盖物理学的的各个方面,在基础理论和应用技术间保持平衡。网页上列出了它涵盖的物理学各个领域中,量子物理 排在第一位。很明显,这并不是以子母为序,而是体现了这个新杂志关注的重点。看来,量子物理确实是目前物理学界非常活跃,非常重要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