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中的北京


进入2013年,北京似乎就被雾霾给笼罩了,只要不刮风,准保是污染严重刺鼻的雾霾天。刮风也不消停,会带来满天风沙的西部风情。据说总书记小学时就戴口罩骑自行车上学,这么说来北京的沙尘和雾霾至少四五十年了,仍旧没有好转。

由于雾霾,我经常咳嗽,我儿子也咳了一个月才好。雾霾的根源是什么,我不确定,但显然与北京迅速增加的人口密不可分。超过两千万人口,四处是建设工地,超过五百万辆汽车,无时无刻不在吐出废气和灰尘。大城市机会多,可是污染同样多。为了治理污染,北京市把工业搬出去了,比如首钢去了唐山,可是大气污染是会飘的。搬出去的污染企业等于包围了北京,污染还是把北京围堵起来了。

雾都的旗帜从伦敦到北京,背后是工业从欧洲到中国的转移。为人民服务变成喂人民服雾,是先污染后治理的必然结果,只不过污染之后治理太难,人民只能捏着鼻子服雾了。号称科技是解决发展中的污染问题的唯一办法。惭愧,我作为一个理论物理学者对此做不了什么。但愿真的能有杀手锏技术能够带来清洁能源,清洁工业,从而清洁我们的肺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