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唱歌


晚上在宪梓堂合唱,我们三个院联队,结果什么都没有拿到。
实在是对不起我们的努力。

Advertisements

挽诗



天使的离开



上帝的追求

还是

人世间的不挽留

脚尖轻轻地踮起时

是否想起

母亲熬好地热粥

寂寞

只是一周

两周……

如果你愿意

我愿做

天使的翅膀

带你飞往月球

听说

那里不会有人世间的

情与愁

天使—

永远都是

只有自由

一些总结


1声卡。我用的Intel
AC97系列声卡,RH9并不支持,只好用oss驱动(Open
Sound
System),然后在linuxfans论坛中找到了破解文件。

2,samba。这是个linux与windows共享文件的服务器程序。我一直无法配置成功的关键是我的linux的防火墙的级别太高。设为无防火墙之后,一切正常。我们教研室的几台电脑就可通过我的电脑来控制共享打印机了。

教师节拜见老板


教师节到了,所以我们几个就商定了去老板家,送点礼品,也是个礼数呀。
我呢,是新生,就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去了。也没有买什么好的礼品,也就是点月饼(最后还是我们几个吃了不少),还买了束花。
老板家在16楼,高得很,“所以他每天总是高屋建瓴的。”一个总喜欢跟老板抬杠的师兄这么评价。
坐了电梯上去之后,按门铃,开门的正是老板,进到客厅,看到里面并不是很大,我们几个学生一坐,几乎就已经坐满了。里屋没有进去看,不过想来不会大到哪里去。
坐定之后,就开始聊到了买电脑的事。老板已经决定要给我们配齐电脑,这两天正在考察配件。这个我当然是非常高兴的。我正准备自己买台电脑,听到老板要给我们配,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聊了会以后,话题就转到了本科生的学习了。老板本身是学科主任,下午刚刚开了个会,估计在会上知道现在我们学科的本科生的学习情况不大好。他说,现在有些班几乎有1/4的人多门不及格,不学习。说这个本身不正常。有个班的班长都留级了。他好像在会上听到了点什么,提到了我,说:“小×呀,听说你的班长干的不错呀,你们刚刚毕业的这个
班成绩不错,有没有兴趣搞些学生工作呀。”听到表扬,我
心里很是高兴。老板似乎想要改善一下本科生的学习风气,
所以才提到了这个。不过也就是提了提,然后就说到别的话
题了。
聊了一个钟头之后,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几个就撤了

电子科大一位该受到尊重的老人zz


发信人:
cmq
(勇敢一点),
信区:
Picture

题:
电子科大一位该受到尊重的老人(zz)

发信站:
兵马俑BBS
(Fri
Sep

5
17:28:19
2003),
本站(bbs.xjtu.edu.cn)

说明:这个老人每天都在学校里穿行,拾垃圾桶里的破烂,开始不知道他是谁,十分厌恶他,可是当我听了我师哥的讲述后,彻底的转变了。

他是科大的教授,文革受到迫害,十分的惨。平反后却对国家没有一句怨言,

现在把每个月工资全捐给了希望工程,自己捡破烂为生,不仅这样,如果每月有多余的钱也全捐了出去。

多么高尚的老人!!!!!!

他如果享受起来,比很多的人都好,她的儿子女儿全在国外,每月都给他寄很多钱,他却全捐了出去,这样的老人难道不值得大家尊敬吗?

向他致敬!

一些转贴的讨论

我父亲还有我的邻居认识他

据说是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的
编辑兼校对

月收入大概有1000-2000吧~

钱全都捐给希望工程了

减的垃圾之类的卖了也是全捐希望工程

此人数学
外语
特别厉害~~

看了心中满是辛酸和敬佩

我朋友曾经和他交谈过

头脑还挺清晰

以前的事情都记得

算是处级干部吧

人很好

把自己的钱都捐出去了

很令人佩服

看到他,真的感到很心酸。

感动!感动!!感动!!!感动!!!!

讨论这个问题的都是新生吧,这个老人在我们这些老生中有极高的声望,他以前是学校的老师,文革中受了刺激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的俄语和数学很好,几个子女都在美国,他这些年来已经为希望工程捐了几十万了,大家一定要尊敬他,不过如果你直接给他东西,他是不会要的,但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比如看见他来了,就买几个馒头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开,他就要去拣的

这不是我们的荣誉,这是我们的耻辱!

国家毁坏了一代人才,这难道不是一种耻辱吗?

每次看到总是感觉很悲愤,他真的好可怜啊,钱不能换回他的青春,不能换回他的成就,不能换回他的正常生活。

希望大家不要开这个老人的玩笑,我们都应该对他肃然起敬!

我上小学时也经常看到他,他还摸过我的头,只是那时还没有现在这么……

我爸也是科大出版社的,听我爸说,他以前是日语系教授,会四国语言

曾经代表学校到日本考察,他日语口语特别好,连当地土话都会

在不知道他的情况以前,每次看到他从就产生由衷的的敬意,他的行为举止与其他捡罐罐的有明显的区别!

这幅图片的背景也很有意思,我觉得是很鲜明的对比(一群兴高采烈的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们)!

我也听一个大三的师兄(开学就大四了)说,他是学校的一个老教授。学校文革的时候整了不少人,其中就有他。“文革”后平反了。听说他挺有钱的,最起码有几十万吧,有同学问他为什么俭破烂儿,他回答的挺有深度:喜欢这种生活……

一个用真诚的心,为下一代无私奉献的老人。

可敬的是,他那么大年纪,在饱经沧桑之后,还拥有纯洁的信念。

大一的时候住10栋1楼,每天他都会来敲窗户,说着同一句话:同学,有没有不要的瓶瓶罐罐?

以下是本人听我们体育老师说得:他以前是电子科大出版社的编辑兼校
对,老头写了一手好字,因我们学校以前是苏联人办的,所有很多教材都
要翻译,老教授从来翻译校对的稿子从来没有范过错,此人确实会几种语
言而且对电子技术精通(不然也很难翻译吧)。后来在文革中遭到工农兵
大学生以及个别不怀好意领导的恶毒攻击残酷斗争,老头被整的很惨后来
就不在出版社工作了。但是老头的头脑依然很清醒我们有的同学甚至和他
交谈过。平反后也没有回出版社而是捡垃圾(一般他专门捡饮料瓶子)。
老头的来头也很大,他的父亲是张作霖手下的财政部长,解放后逃到台湾
等到恢复政策已经老态龙钟,回大陆已经不可能了,于是让他的一个战友
回大陆,对他说他有一个儿子在大陆,这个战友回到大陆历经千辛万苦找
到他(好像这时他父亲去世了),并把他父亲的很大一笔遗产给了他。而
他还是每天捡垃圾。他的对门住的是一个学校车队的司机一二十多得小
伙,也不知道他的来头但是看老头很可怜对老头很照顾,逢年过节都把老
头叫过去吃饭,老头也穿的干干净净过去,也没说吃完饭把人家的酒瓶带
回家。就这样日子长了老头很喜欢这个小伙,最后立了遗嘱说死后的遗产
全给小伙。我以前住在9栋,每次瓶子都不扔掉等老头来取。他每天吃饭
就是看哪个同学吃完走了去吃剩饭,现在老的宿舍已经拆掉,我每次喝完
水都把瓶子拿在手上希望碰到他。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