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回学校了


只在家待了20天。这个寒假很平淡,却不无聊。
年就是这样过的。在家休息放松了20天,好久了,
如果再继续下去,就会感到无聊了。其实我现在每天也
不是过得非常有意义,上网的时间非常多,每天到12点
才起床,没有办法,家中的床太舒服了,实在起不来。
空闲的时间多了,就难免胡思乱想,对身心健康不利。
还是早点到校,紧张一点,充实一点。

Advertisements

没有永远的帝国


看了feizi的日志摘自《行者无涯》,有点感受。
想起了《南风窗》上某一期的文章。讲到了法兰西现在也是末落了:陶醉于自己伟大的文明和往日的成就。把自己独立于全球化的浪潮之外;国内动辄罢工,甚至连总统都走上街头,象征性的罢工5分钟。可见花无百日红,没有常盛不衰的国家。

更换了模版


有个网友评论我的blog页面色彩太深,不好,不阳光。其实这个
页面是我特意选的,表现我的心中的郁闷。不过现在心情变了,所以也就换了一个模版。
发现blogcn现在出现了好多新模版,我找了一个素雅的,蓝白色
调的模版。天蓝是我最喜欢的颜色。现在看着真是舒服多了。

幸福的妈妈


昨天晚上,妈妈叫我一起去周伯伯家去拜年。因为前天周伯伯
先来我们家拜过年了,应该去回礼。
在路上,妈妈很高兴,兴致很高的跟我讲起她跟爸爸就是周伯
伯做的婚姻介绍人,没有周伯伯的介绍,就没有我。
讲着讲着,就到周伯伯家了,开门的是周伯伯的丈夫程伯伯。
进门后,周伯伯的公公婆婆和母亲都在,我们一一问好,拜
年。然后就坐到了沙发上了。
妈妈就跟周伯伯唠起家常了。好象是心有灵犀似的,周伯伯也
提到了当年她给我父母介绍朋友时的事。她讲到,我爸爸当年
第一次登岳父门时非常的紧张,双手不断的搓,不知道应该往
哪里放,连坐都紧张得忘记了,最后还是周伯伯提醒才知道。
看来周伯伯是真的认为我长大了,所以才给我讲我父母当年的
事。
她们后来又讲起父母结婚后,尤其是我出生后,生活的艰难。
父母是双职工,又没有老人可以帮忙照顾我,所以妈妈休完产
假就把我放到托儿所照顾,白天工作结束后,再接我回家。为
了照顾我,给我洗衣服,尿片妈妈常常忙到深夜。当时妈妈又
在自学大专,只有哄我入睡之后才能有时间学习。爸爸当时脱
产读电大,而且生性爱玩,所以也不能在家务上多做些什么。
后来爸爸电大毕业,我也有四、五岁了。妈妈这时虽然也拿到
了几门功课的结业证,可是因为想要照顾我,最终还是放弃了
函授大专学业。
回忆往事的母亲显得非常幸福,因为她培养我这样一个令她骄
傲的儿子。我的学业上没有让父母操过心,一直是父母夸耀的
资本。妈妈说培养了我这样一个儿子,就是最大的成就。她没
有实现的梦想,我给她实现了:考上大学,现在又在上研究生
。周伯伯也是这么讲的。每当妈妈这么说时,我总有点惶恐,
我有点怕自己令父母失望。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不能让
父母失望。
周伯伯家有数码相机,我和妈妈在周伯伯家拍了张合影,看,
照片中我妈妈显得多么的幸福!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快乐


少年不知愁滋味,确实,只有少年才会有那种纯净的笑容。
自从明白人是会死亡之后,这种笑容就消失了。当我最早
意识到,我会死,我父母更会先我而去,我的朋友同学也
逃脱不了这个命运时,我哭了,偷偷的哭了。哭完之后,
我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后来我才明白,这意味
着童年的结束。
从那天起,我发现自己就再也没有那种毫不顾忌的快乐,
那种纯净的笑容。可是我仍旧笑,仍旧快乐,因为我想用
快乐与笑掩饰自己对未来,对死亡的恐惧。在大多数时间
我都成功的忘记了这一点。可是每当过生日,过年时,就
会发现又长大了一岁,未来越来越少,过去越来越多,想
法就更多了。所以,这时我完全没有过年的快乐与欢笑。
所以,本质上,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不过我的快乐仍然存在,这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存在的。
我知道自己想的过多了,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有谁能够
回避生与死的问题呢?与其逃避它,欺骗自己死亡非常遥
还不如告诉自己:死亡随时会降临,因为未来不可预测。
要自己好好的生活,好好的享受死亡笼罩下的快乐,不要
留下遗憾。
这就是我的快乐,一种清醒的快乐。

光协


本科时我们班几个光棍早就说要成立光协。可是一上研,
人都散了,于是也就罢了。

这学期某日夜晚,我郁闷至极的回到宿舍,找了几个哥们
聊天,倾诉我刚刚回复光棍的苦水。这几个哥们都是光棍,
至少自认为是。于是他们严肃的批评教育了我,认为我实
在没有珍惜大好的机会。要我总结经验教训,坚决不能犯
同样的错误。

聊着聊着,话题就变了,转化到光棍协会的身上。当晚,
我们兴致十足,决定成立本班光协,同时立下章程,决定
无论是谁“脱光”,都必须请大家吃饭。这是光协的第一
次也是唯一一次大会,与会者共3人。

后来,日子继续就这么过着。光协也成了我们闲时聊天的
谈资。我呢,天天上bmy,只在piebridge,love,boy,girl
版灌水,希望能够遇到一位美丽的水母。另外两位呢,一
个天天会老乡,女的,有时连课都不上;另外一位,天天晚
上泡电话煲。看来,大家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都这么憎恨
光协。

这个学期都结束了,我们这个光协,解散了么?好象还没有,
因为没有人请别人吃饭,宣布退出。不会是有人想要赖掉这
顿饭,所以绝不透露消息吧。

作弊


我很少作弊,我也不愿意作弊。不过我还是做过弊。
初中时有次数学考试,到快交卷时,我看了看同桌的解答,
发现自己做错了一个填空题,于是把答案更正过来了。结果
那次我考了满分。我几乎从未得过满分,所以这次因为作弊
获得的满分让我印象深刻。我总是觉得这次的满分得的不是
让人很快活,再往后,让我留下印象的作弊行为就没有了。
又是考试时期,不知有多少学生在打定主意作弊呢?